116,
倒计时52小时。
时之环还剩一小半,细沙在半弧上悄无声息地洒落着。
鲛人坐在山顶一块横倒的巨石上, 半眯着眼看万花筒, 无数光影碎片在视野内旋转,褐色的、绿色的、红色的,交错重叠,毫无头绪。
到底是什么?萧肃将万花筒横放在膝头上, 望着山下漩涡隐现的河流皱眉沉思。清澈的河水顺着裂谷奔涌而下, 远处隐隐传来瀑布垂落的轰鸣声。
在这个副本待得越久, 他就越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劈裂的河道、蜿蜒的峡谷、石笋……明明只是虚拟世界的数字建模, 却总给人一种鬼斧神工的真实感,和《大荒》的精致完美完全不同。
从山顶看下去, 整个河谷变成了一副扁平的俯视图,河中高耸的石笋像一个个不规则的墨团,河水在墨团之间奔流,形成漩涡和湍流。
俯视图?萧肃心中忽然一动,将万花筒搭在眼睛上, 视野中,最近的是褐色碎片, 最远的是红色碎片,绿色碎片则夹在二者中间,乱糟糟的。
从这个角度看,三种颜色的碎片是叠在一起的, 就像俯视图一样。那么如果将视角向侧面转移九十度,变成平视,这些碎片会不会呈现出另外一种排布?
一念及此,萧肃立刻将视野定格,3d截图,然后在控制面板中调出图像,将视角往一侧旋转90度。
一枝完整的植物出现在眼前,顶端是一蓬比较罕见的欧石南,柱头较普通欧石南略大,红得发紫;中段却是长满弯刺的绿叶,每根刺根部都是有一个圆球形的刺囊;末段则是某种灌木的根须,细而短,但非常繁茂。
很显然,这是三种不同的植物的花、茎和根被组合起来了,萧肃想了想,忽然明白了谜题的意义,收起面板,再次打开万花筒,将三节筒身中的十二个组合一一截图,旋转视角,很快便将错位的根、叶、花像拼图一样按正确配对组合起来。
第一个还原出来的是三数联臂欧石南,一种生长在非洲的杜鹃花科植物。而第一张截图中与它拼在一起的球基弯刺茎叶,则属于镰荚金合欢,同样生长在东非。
其他还有几种植物,像三角梅和唐菖蒲等等,虽然在全世界很多地域都有种植,但都属于东非常见植物。
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东非。
萧肃退出《鸿蒙》,登录学校数字图书馆,打开一张世界生物分布地图,将自己从万花筒中拼出的六种植物的常见分布位置用色块显示,计算交集。
很快,一片红□□域出现在世界地图上。
东非,大裂谷,乞力国。
骤然之间,他明白自己这些天那些似曾相识的感觉从何而来了——《鸿蒙》中刀劈斧砍般的山谷,水流奔涌的河道,宽阔的瀑布,平静的大湖……这一切的一切,不就是东非大裂谷的微缩简略版吗?
《鸿蒙》从来不是取材自《山海经》,不是取材自中国古代传说,它是方卉泽按照东非大裂谷做的虚拟沙盘!
或者,更大胆地想,它是方卉泽根据elysion制作的虚拟沙盘!
它之所以是《大荒》的母本,不是因为大荒主世界脱胎于它,而是因为它对标的真实地图是方卉泽的秘密帝国,他毕生的心血!
谜题解开了。
萧肃重新穿戴装具,进入《鸿蒙》副本,取出万花筒,旋转筒壁拼出那六个正确的植物,每拼出一个,万花筒就会发出一声轻微的“叮——”
最后,六个答案全部拼出,万花筒上隐现的流光忽然暴涨,萧肃连忙将它挪开眼睛,只见光芒当中青铜万花筒倏然炸裂,化作无数碎片,又变成砂砾四散消失。
面板右上角,时之环完美闭环,显示计时结束,“农夫”的账号安然无恙。
萧肃站在万仞之巅,俯瞰河谷,只见石笋林立,沟壑万千,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只是……东非大裂谷纵贯东非版图,仅乞力国境内就占地数万平方公里,这么大的范围,方卉泽到底把他的秘密帝国藏在了哪儿?
脚步声姗姗而来,萧肃扭头,只见文森的鲛人悄然从林中出现,以电子音涩涩道:“你果然解开了,我就知道,他说的话从不落空。”
山风吹起纱衣,他看上去有些落寞,vr装具将他的表情捕捉得十分细腻。萧肃看着那张与自己肖似的脸,恍惚产生了一种诡异的熟悉感,顿了顿,才道:“你说过,解开谜题就有我要的答案,但这个答案是不是有点太模糊了?”
管理员笑了一下,说:“你这么迫切地想要知道他的下落,到底是为了什么?”
萧肃抱着胳膊,不予置答。他又道:“为了报仇吗?是,他害了你母亲,又差点带你离开中国……但你有没有想过他这么做也是不得已?一个寄人篱下的养子,因为一时冲动犯了错,就要用一生去忏悔,去赎罪吗?连爱的权利都要被剥夺吗?他也没有办法,他只是想抗争,想得到普通人的权利而已。”
萧肃没有笑,也没有愤怒,面无表情地听他说完,道:“副本是他开的,谜题是他给我的,是他想让我找到他。所以,我的想法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管理员怔了一下,低声道:“不,很重要,对他来说,你一直很重要。”
“我对他的心路历程不感兴趣。”萧肃平平道,“我想找到他,而他想让我找到他,仅此而已。”
管理员沉默了片刻,抬手,手中出现了一个羊皮卷轴:“给你的。”
萧肃接过羊皮卷轴,他转身离开,背影顷刻间便消失在薄雾弥漫的树林里。
打开卷轴,只见上面用粗粝的笔触画着《鸿蒙》的全景地图,山林、河流、峡谷……河床中间用浅红色细线描绘了一个小小的漩涡,正是副本地图的入口。羊皮卷手感极为真实,纤维肌理若隐若现,还能嗅到防腐香料淡淡的气味。
什么意思?萧肃莫名其妙,本以为解开万花筒谜题就能得到确切的地址,没想到他还弄了个二级谜题!
真是够了!
萧肃累得受不了了,索性退出游戏准备。时针已经指向午夜十二点,荣锐好像还没有回来,隔壁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只好自己去伺候大王。
绿鬣蜥照旧对他这个主人不假辞色,嫌弃巴拉叼了两片菜叶子,一边吃一边翻眼睛,活像是辛迪蕾拉看见了后娘。
萧肃忍不住也给它翻了个白眼——都是独守空房,老子还寂寞如雪呢!
说曹操曹操到,荣锐轻手轻脚开门进来,见他蹲在玻璃缸前面,脸马上就黑了:“几点了你怎么还没睡?吴星宇说你今天下午开会都睡着了,还被系主任点名了!”
“……他怎么什么都跟你说?”萧肃掏出手机点点点,发现吴星宇都好几天没给自己发过消息了,不禁忿然——宠物不认主就罢了,为毛从小一条裤子穿到大的基友也倒戈叛变了?
我的人格魅力就这么差吗?
想要奋起控诉,起身太猛晕了一下,往后一倒便被人拦腰抱起,荣锐道:“慢点儿……是他告诉老孙,老孙担心你才特意告诉我的。那个万花筒你也别太上火了,解不出就解不出吧。408案有新线索,我们的同事在东非找到了一个线人,确认了那两名死者生前曾在乞力国北部山谷徒步探险,现在我们的人正在当地复盘他们那次探险的路线,相信elysion就在那条路线上。”
荣锐将萧肃放在床上,替他脱了鞋袜,道:“别被方卉泽牵着鼻子转了,他没安好心。只要他和elysion和山猫有关,我们一定能想办法找到他。”
“那个万花筒,我解出来了。”萧肃终于缓过一口气来,找到了插话的机会,于是把自己今晚的进展给他简略讲了一遍,“所以,《鸿蒙》其实脱胎于东非大裂谷,取自乞力国境内某一段,方卉泽是在告诉我,他就藏在那儿。”
“那个羊皮卷呢?”荣锐问,“能转给我或者截图吗?”
“我试试。”萧肃戴上vr头盔,从主面板背包栏取出那个羊皮卷,发现竟然可以转赠,大约因为它只是一张平面图的缘故吧,于是将它转给了荣锐。
“我来研究吧。”荣锐收了羊皮卷,道,“你早点睡觉,别明天上着课再睡着了。”
萧肃熬了三天,也是累得不行了,打着哈欠点点头,钻进被子闭上眼睛,没两分钟便睡了过去。
一夜好眠,第二天早上萧肃睁开眼,便看见荣锐盘腿坐在他椅子上,电脑桌面上重重叠叠画着好几张草图。
“你一夜没睡?”萧肃慢慢活动手脚起床,抹了抹乱糟糟的头发,“看出什么了吗?”
荣锐端起冷咖啡喝了一口,年轻的面孔没有一丝疲惫,精神得令人嫉妒,回头对他龇牙一笑,道:“有点头绪。”
萧肃慢慢踱过去,看了半天看不出所以然:“这是什么?地图吗?《鸿蒙》的?”
他熬了一夜,就是把《鸿蒙》的羊皮卷地图电子化了吗?
这有什么用啊!
“嗯哼,就是羊皮卷上那个地图。”荣锐道,“我看了很久,发现它不是一张单纯的虚拟地图,有很多地方的轮廓和真实的世界地图相吻合。”
“不是吧?我怎么看不出来。”萧肃皱眉细看,羊皮卷是窄长型的,上面的版块依河谷而走,迤逦拖出蛇一般蜿蜒的排布。
而真实的世界地图他再熟悉不过了,昨晚他还用它来计算过那些植物分布的交集,比这个羊皮卷短一倍不止。
“等等……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是轮廓!”萧肃忽然发现了什么,“虽然和真实的世界地图的版块排布不一样,但这些山川、草地、树林……抽象成线条勾勒的轮廓,和七大洲的大陆板块轮廓非常相似!”
荣锐点点头,道:“我也是看了很久才发现的,比如这块山地,边沿连起来是不是和拉丁美洲很像?还有这块湖泊,形状和大洋洲是一样的。”
“为什么要排布成这样?”萧肃不解地道,“为什么要改变大陆板块的位置,让它们沿河谷排布?有什么深意吗?elysion是世界中心?”
“没有改变,七大洲本来就是这么排布的。”荣锐道,“哥,你知道‘巴克敏斯特·富勒’展开吗?”
萧肃茫然摇头,荣锐道:“地球是三维球体,而地图是二维平面,所以想要将前者转换为后者,需要以特定的方式进行展开。我们最常见的世界地图,用的是德国人1921年发明的温克尔展开,但这个羊皮卷抽象出的世界地图,用的是美国人在1943年发明的巴克敏斯特·富勒展开。”
萧肃有点懂了,但还有点迷糊:“所以,不同的展开方式,得到的世界地图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
“也不是,大陆轮廓大致还是一样的,只是排布和大小会发生很大变化。”荣锐解释道,“巴克敏斯特·富勒展开,是将地球看成一个20面体,展开为20个三角形组成的平面,这个羊皮卷就是这样展开的,我已经核对过了,没有问题。”
萧肃叹为观止,这么生僻的展开方式居然都能被他想到,但……“即使发现这一点,又有什么用呢?难道方卉泽给我这个羊皮卷,只是一张巴克敏斯特·富勒展开的世界地图?”
“看这儿。”荣锐指着一张草图,上面特意用红色记号笔画了个圈,“这是原图上副本入口所在的位置,位于河道中心的漩涡。”
萧肃略一观察便明白了:“它在非洲板块上!”
“是的,东非,乞力国北部,大裂谷范围。”荣锐啪一下合上电脑,“两个谜题合并,目标地点的范围已经非常精确了,没错,方卉泽就在东非,乞力国北部的山区河谷里。”
萧肃猛然想起他昨晚说过的408案进展:“那两个去年被害的特工,生前也去过乞力国北部山区!”
“没错。”荣锐打了个哈欠,将剩下的冷咖啡一饮而尽,“我这就去局里跟老孙汇报这件事,你把我这张草图发给文森,看他有没有第三个谜题给你。虽然现在目标范围已经缩小到北部山区,但仍然很大,如果能精确到经纬度就更好了。”
萧肃点点头,但隐约内心有个想法——方卉泽恐怕不会把经纬度这么精确的地址告诉自己。
其实一直以来他的目的都很明确,他要勾着自己去找他,离开中国,离开方家的势力范围,甚至离开中国警方的势力范围。
如果真的把精确地址告诉自己,那他等到的恐怕就不是自己,而是特警了。
他没有那么傻。
尽管如此,上班之前萧肃还是把那张草图给管理员发了过去。
整整一个白天,游戏账号没有收到任何反馈,晚上回到家,用vr装具登录,《鸿蒙》副本的入口竟然不见了,备注显示副本任务已完成,入口永久性关闭。
收件箱躺着一封邮件,是管理员三号发来的——“虚拟世界探索已结束,如果你还想知道那个问题的精确答案,下一个线索,现实世界见。”
“他要我亲自去东非找他。”晚上九点半,荣锐风尘仆仆回家,萧肃把结果告诉了他,“他了解我,他知道一旦得到他的具体地址,绝对不会去亲自找他,只会告诉警方,所以他留了一手。”
荣锐看完那封邮件,脸色有点阴沉:“我把我们得到的线索给老孙说了,他今天已经上报桑局,申请亲自带队去乞力国,和当地的同事汇合,一起深入北部山区执行任务。”
顿了下,说:“我和他一起去。”
萧肃“哦”了一声,思忖再三,道:“我也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