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等狂兵 > 第六十一:毒贩

人一旦拿了不该拿的钱,坐立不安那是肯定的,身为毒贩的绿龟亦是如此。自从把杨不饿给的那两百万揣进兜里之后,每天都是在数着手指头过日子。
十天,杨不饿给了他十天的时间答复,如今已经过去了九天。按照老大的要求就是不闻不问不接触,看看对方具体的深浅如何。
三百万啊,这可不是小数目。省级缉毒单位或许能够一下子拿出这些钱出来当鱼饵,但绝不会采取如此不安全的做法。说实在话,就算现在绿龟就此不认账那也无不可。
当然,不认账的行为只限于杨不饿是警方,以法律手段也确实能够如此。可要是人家不是呢?那事情就有点大条了。
能够随随便便丢出三百万不闻不问的人,这样的买家来头就绝对小不了。既然人家敢放心的把钱丢给你,那就是有底气不怕你跑掉。所以人家要货是真,那十天期限必定也是真。
如果到时候无法给人家提供充足的货源,那就是坏了道上的规矩。那么到时候可就不是后脑勺挨个酒瓶子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随着时间一分分的过去,绿龟面前的手机电量从百分之九十一直打到现在的低于百分之十。可老大的手机一直是处于忙机的状态,眼瞅着约定的时间已经快要到了,他躲在自己的公寓中守着身边的三百万现金正瑟瑟发着抖惶恐不安。
那个男人手段的恐怖至今他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想起自己的锁骨被人家手指勾中时的痛苦,此时全身就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
“接电话啊,你倒是接电话啊!老大……求求你快接电话吧!”
听着手机里又传来嘟嘟声,绿龟算是彻底的绝望了。
“跑,拿着钱跑!自己肯定是被放弃,那个人连老大都惹不起,肯定是这样!”
越想越觉得如此,越想心头越虚。绿龟索性一咬牙抓起边上的钱袋就想开门往外走,可就在他刚起身之际,桌子上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当看到上面的号码时,绿龟整个人瞬间就瘫软在沙发上像是虚脱了一般。
“老大……你终于回电话了!怎么办,时间就快到了,那个男人真的会杀了我的!救我啊老大!”
此时这话中几乎都是带着哭声了。
“慌什么?待着,等着消息!别想着跑路,跑路你死得更快!”
当电话从那头被挂断的时候,绿龟面无血色整个脑袋一片空白。虽然不知道老大这样做是出于什么目的,但他明白自己现在才是一个诱饵,甚至是个弃子。
约定的时间是晚上十时整,那个男人说过他很讨厌不守时的人,所以到了这个点他肯定会出现!
还有二十分钟,不知道绿龟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他居然不顾一切的把屁股下的沙发往门后推,然后是茶几,凳子。不外乎就是想把门给堵住,缓解一下内心的恐惧感而已。
“怎么,你就那么怕我!”
折腾得气喘吁吁的绿龟刚想喘口气来着,而此时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差点没把尿给吓出来!
“你……你你……怎么进来的?”
绿龟见到杨不饿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自己身后,这哆嗦得连句整话都说不清楚了。
“六层楼的
窗户其实也没有那么难以跨越,因为我想进,所以就进来咯。”
语气显得异常轻松,似乎这不是在爬六层楼,而是在爬六块砖头一样。
“这里是尾款三百万,我要的货呢?”
杨不饿把手上的不记名卡往其脸上一丢,而绿龟则啪的一声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
扣扣扣……
每一下都是用了死力的撞击在地板上,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家人又再装修。
“磕头是个什么意思?我要的是货,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很不喜欢被人耍!”
说话间杨不饿已经慢慢的朝绿龟靠近。
“求求你放了我吧,钱在那里,三百万我一分没动!求求你!求求你!”
绿龟这额头早就已经嗑出了血,但这时候只敢更用力更大声的继续撞在地板上。
“我想你还是没有听清楚,我要的是货。十天时间,居然连半颗药丸的影子都见不到。那么我只有认为你是在耍着我玩了,对于耍我的人,相信我,他们此时没有一个能活在这世上。”
话音刚落,杨不饿一脚弹出正好踢在绿龟的支撑手上,立马就将其踢得反折过去,尺骨都从二头肌里穿了出来。
“啊……放过我……啊……求求你放过我……”
绿龟捂住手臂在地上翻滚求饶,而这残忍的一幕全别电视幕墙上的针孔摄像头拍了个清楚。
“我再说一遍,我的货呢?你把我的货藏哪里了!”
“没有,真的没有啊。我根本就没有什么货,钱还给你,求求你放过我吧……”
咔嚓……
杨不饿踩中绿龟的脚踝,不用怀疑此时他的小腿骨也被踩折了!
啊……
“我真的没有货啊……就算你杀了我也没有啊!”
绿龟还是死咬着不松口,这时候的杨不饿眉头也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对于审讯这一块,他确实是不如姚兵那小子专业。一味的暴力有时候只会适得其反,就是不知道如今是不是这个情况。
“想死,成全你。我就不信这滨海市就只有你一个二道贩子。”
杨不饿故意显得很无所谓,可这样的态度就让绿龟彻底绝望了。他可是一直在赌,赌这个男人不敢杀了自己,可现在似乎是想错了,眼前这个恐怖的家伙是真的会杀人的!
要不要把老大给供出来?这个念头刚从脑袋中冒出来立刻就被否认掉。刚才的电话已经说明了一切,这里发生的事情应该全在老大的掌控中,如果将其供出来,那么哪怕今天能活明天也得死。
“赌,左右都是死,就赌老大不会这么不讲义气!”
想到这里,绿龟两只眼睛已经彻底闭上。而杨不饿那只鞋底也堪堪踩在了他的颈动脉上。
叮铃铃……叮铃铃……
绿龟赌对了,桌子上的手机及时的响了起来。而他此刻胸中的那口气也被泄掉彻底晕了过去。
杨不饿不急不缓的走过去按下接听键。
“你要的货我这有,留我小弟一条命让他带你过来!”
“地点?”
“南云市!”
“你知道耍我
会是一个什么后果吗?”
杨不饿语气开始变得阴森起来。
“相信我,这次你绝对能拿到货,但是价钱只能是原价。”
“可以,但数量我要增加到一千万!见货拿钱!”
杨不饿趁机加大筹码,想着一鼓作气钓出背后的大鱼!
似乎这个数目对对方来说量有点大,在犹豫了几分钟之后那边终于还是开口答应。
“好,不过得给我点时间。并且你必须先来南云市交一半的定金!”
“那么就一言为定,顺便帮你小弟叫辆救护车。”
就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杨不饿这句话的意思时,就见他径直走向电视幕墙那个针孔摄像头,对着口型慢慢的说道:
“不要耍花样,不然保证你会死得很慢很慢……”
啪!
拳头连同墙壁就被打穿了个窟窿……
三天后,在跟老婆大人苦苦哀求请了半个月假之后。杨不饿终于推着轮椅乘坐了从滨海飞往南云的飞机。
至于轮椅上的那个人当然是绿龟这家伙啦。为了能够尽快起行。杨不饿可是下了重本的,甚至不惜请来司徒俊这个外挂来帮忙,才使得术后不到48小时的病人能够提前出院。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某个财大气粗的土豪干脆包下整个头等舱。原本是想不受其他旅客的骚扰,毕竟带着个特殊的残疾人。可这样一来却是被那些空姐给烦个半死,不是一会递咖啡就是询问需不需要服务。
看着小桌上放着七八张写着手机号码的小纸条,可笑的是就连绿龟都收到了两张。他就想问一下,现在的航空公司已经胆大到光明正大的开通这项服务了吗?
当然,这只是短暂旅途中的一个小插曲。早就被吓破胆的绿龟根本不敢耍什么花样。而在刚出机场的时候就有个人开着辆奔驰SUV将两人接到下榻的酒店。
如果排除掉一路上那条尾巴跟着的话,这倒是场很上档次的接待。故意装作没有发现的杨不饿很放心的将绿龟和五百万不记名卡让来人带走。而自己只留下了一个联系电话就已经足够。
这样干脆的举动倒是让对方的警惕心放松了不少。再三赔罪过并约定了最多四天的准备时间后几个人就分道扬镳。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外面的那条尾巴居然一分为二,从车上下来了一对情侣大摇大摆的直接越过杨不饿走到前台开了间房。傻子都猜得出来这两家伙所开的房间肯定在自己隔壁。
既然分开跟踪,那么也就说明了这条尾巴不属于绿龟那一伙人。加上连自己也要监视,所以这伙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喜欢跟就跟着吧,这样也好反而更容易让那些人消除戒心。”
杨不饿心中嘀咕着,他倒是无所谓,反正还有四天的时间,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后就自顾自的回到房间去煲电话粥去了。这样的无聊行为显然不是詹台雅月的菜,但无奈远在京都的白小萌喜欢。
通常这种粥是不以时间为单位的,通话的长短只取决于手机电量的多少是否充足。
而白小萌的理由美其名曰是要把失去的五年时光所应该聊的天通通给补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