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请不要逃避事实啊,晚晚, 明明那也是你。”安倍晴明有点不满的说道。
迟意浓保持着面瘫似的微笑, 语气平淡无波:“和一个喝过孟婆汤的、什么都不记得的转世谈前世——你真的是认真的吗?”
“记忆并非是判断一个人的依据, 自我认知才是——认为自己是人那就是人, 认为自己是怪物那就是怪物——除此之外一切都不算什么。”安倍晴明说道, “在这点上我和晚晚你的看法是一样的, 但晚晚你的情况明明就不是这样的吧。”
迟意浓:“你闭嘴——!”
安倍晴明:“你明明……并不是什么都不记得的吧?”
两道声音,叠在了一起。
05
突然就问出了这样尖锐的问题。
问出这个问题之人付出的代价是因为太过嘚瑟的靠近, 而被情绪过分激动的少女甩了一巴掌。
“你·又·懂·什·么!”
秀坊少女阴恻恻的盯着老情人看了一会儿, 然后非常气愤的摔下了这样的一句话。过分激动的情绪甚至调动起了她酸软无力的手脚——虽然跌跌撞撞的, 但她的确是凭着自己的努力走出了这个地方没错。
并且头也不回。
态度要更为软和的黑晴明站在一边, 讽笑着问自己的本体:“被七娘打了一巴掌的感觉如何?”
安倍晴明若有所思:“感觉……不错?”
黑晴明:“???你那种回味一样、还想再来一次似的表情是什么鬼!!!”时间果然是最强大的存在, 千年时光, 居然就已经让当年那个风华绝代的大阴阳师变成了现在这个被当面甩了一巴掌都能回味无穷的抖m变态了吗?
安倍晴明怜悯的看了黑晴明一样, 没说话,但不管是表情还是神态, 都充满了一种——就知道你不懂——的无声蔑视。
黑晴明瞬间炸毛:“你这是想打架吗?”
安倍晴明:“注定没有胜利希望的人没资格跟我打。”
被一句话气的要发疯的黑晴明神色扭曲, 他强迫自己露出了笑容——当然也是扭曲的:“你果然欠揍, 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从从容容的回答了一句:“过奖,你不也是‘安倍晴明’吗?”
黑晴明:……
成了,不需要再说什么了,先打一场再说吧!
以理(力)服人!!!
06
迟意浓回到舞蹈团入主的宾馆的时候,通过询问前台小姐得知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了,而她们结束表演的时间是上午十一点钟——中间有五个小时的空白。
但就气氛来说……完全不像是有发现成员不见的样子。
“也就是看起来而已啦。”洛怀瑾有气无力的赖在友人的身上, 以实际行动表示自己已经累得一根手指都不想动的事实。“你都不见了,但这事又不能说出来吓到其他人,只能先暂时说你是临时有事和老师请假先走一步了……然后我们加班加点的在找啦。”
“但就是找不到,最后还是你自己走回来的……”纯阳少女困惑道,“奇怪……明明你们的身上都有放着定位符的啊。”
要怎么回答这种问题,这件事早在回来的路上,迟意浓就已经想过很多次了。
最后她对自己给出的答案是不把实情说出来。
并非完全是为了袒护另一人,虽然这也是原因之一……但重点还是深究起来会很麻烦。
涉及到转生、生死……迟意浓并不想这些事被人深挖出来。
——找个时间,让那家伙彻底的闭嘴好了。
毫无波澜的想着这样的念头,迟意浓也很平静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的心理素质实在是很好,不仅是尚且稚嫩的纯阳弟子,又或者是年长的老师——唔,或许应该庆幸这一次负责带队的是萧白胭老师,而不是叶老师吗?迟意浓并不觉得自己有在“读心术”之前隐瞒的本事,那是无法做到的事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并不记得,只是在表演完之后……之后的事情都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发现在一个房间里,身上还穿着表演的舞衣,应该是在后台的时候被带走的……”少女露出头痛的表情,手指也按了按自己的额角。“边上没有人。”
“也许是被动了些手脚,醒来的时候全身无力。不太清楚那是哪里,发现没人之后我就走出来了……然后就突然出现在了大街上。”
“再就这么走回来了。”
洛怀瑾眨眨眼,关心道:“要我给你活活血吗,晚晚?”
迟意浓:“不用这么麻烦你……”
洛怀瑾:“待会儿萧老师肯定会找你过去问问题的哦,毕竟是这么大的事。”
迟意浓当即改口道:“那就麻烦你啦,阿瑾。”
洛怀瑾笑道:“好说!”
07
等到萧白胭将此事确定为“妖怪作乱”、并且再次叮嘱学生们要注意安全各种加强保护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天之后了,这个时候迟意浓总算是能松一口气了。正好这一天也没有表演,她便与好几个同学结伴去购物,也远在家乡的好朋友们带各种各样的小礼物。
然后中途就碰见了某个再也不想见到的混蛋家伙!
鉴于之前安倍晴明在同学们面前树立的良好形象和刷的好感,默认为他们正在谈恋爱的同学们非常善解人意的给他们留出了独处的空间。迟意浓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对这种温柔的好意感到喜悦还是心塞……但有一点却是绝对肯定的。
挂着官方笑容,语调不急不缓,声音温柔的少女以完全符合官方营业标准的素质,对着找过来的老情人说出了十分冷酷的话语:“我有说过的吧,别再来找我!”
哪怕是说着这样的话,只要不听到的话,远看着大概会以为死小情侣之间在说着什么亲密的话题。当前直接被这冷酷话语命中的白衣青年脸上笑容弧度不变,他说道:“为什么非要装作这种样子呢?你明明很多都记得,我们的过去——”
“我做噩梦难道不就是你的手笔吗?”迟意浓用一种非常冷淡的目光注视着安倍晴明,说道,“一直一直都是这样、就算你有再多的理由,也不能掩盖因为你的行为,让我做了连续五年不止的噩梦。”
“从十三岁开始,一直到现在……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被这糟心事给搞得精神衰弱了!!!”
安倍晴明准确的抓住了重点:“啊,果然,晚晚你就只是在闹脾气而已……”是说,没有真的生他的气真是太好了。
但这种和我闹小情绪的晚晚也很可爱就是了。
迟意浓开始磨牙了,她并非是这么容易不冷静的人,但在这人面前……好吧,她早就认命了,这家伙总是有这种让她生气的本事。“别太自以为是了,从前的事情就算我记得又怎么了?”既然装不下去,她干脆便直说了,“你别指望我把那些事情当真?”
安倍晴明:“也就是说,晚晚你也是相信的吧?”
迟意浓:“从前和现在是两回事。从前的时候,也不可能直接代入到现在来。”
安倍晴明:“啊,我明白,过去的事情就已经是过去了嘛,对于当下来说就更是如此了……所以晚晚你的意思是我们不能直接补完从前缺失的婚礼,而是应该从谈恋爱开始,一步步的慢慢补上,慢慢体验,是吗?”
“你在开什么玩笑呢,晴明。”迟意浓对着他露出一个非常恶劣的笑容。“我有答应和你交往吗?”
白发青年终于露出了一点愕然的表情:“哎?”
迟意浓:“先想想要怎么追求我吧,我曾经的未来时夫君。”她转了个身,也不管被丢在原地的青年是个什么表情,径自迈开了轻盈的脚步,往前走了。“事先说好吧,从前用过的手段,这一次就不要在用了哦?重复的伎俩没有任何意义。”
“我也不会轻易的就答应你的,至少……也要看到你为此而苦恼的模样才是。”
安倍晴明:“我现在就给晚晚你看成吗?”
迟意浓轻快答道:“可是我现在已经转过身啦,看不到呢!”
08
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熄灭了怒气呢?
大概是因为本来就没有真正的生过他的气吧。
我到底记得多少的过去呢,我到底还保留着多少前世的感情和认知呢?嘘,这都是不能对其他人说的秘密,就像是绝对不能对晴明说的那样——
绝对、绝对不会告诉他,他的思念已经被她彻底的、完全的接受到的事实。
还有他千年寻找之中而产生的一切挣扎、痛苦、犹豫、苦恼……一切的负面情绪、一切不美好的东西。“这些我都知道啦,晴明。”迟意浓提起裙摆,脚步轻快的绕过一个小水洼,颊上笑容明媚,恰如晨光下沾着露水盛开的粉色蔷薇花。
“现在你应该已经重新回到晴明那边去了吧?总之,谢谢你愿意将这些事情都告诉我……虽然一个人背负这种事情听起来挺帅的,但你真要这么做,我就要生气啦?”
“现在的这些小考验,就当作是我的小小报复吧?让女孩子睡眠不足的罪过,可是很重的哦!”
作者有话要说:  告诉意浓这些的是黑的那个,在意浓之前走掉的时候黑白就合体了。
短篇故事发展迅速,就是这样。
好啦,到此为止这一篇文就到此为止了。一开始开这篇的时候就是因为脑洞太多不想要一个一个的挖坑而已,现在回头一看都写了这么多了。非常感谢大家能够一路的追下来,支持我到现在。
接下来的填坑计划是这样的:
因为五月就有考试的缘故,所以这篇完结之后我会休息一个月,努力的存稿外加复习。然后等到4.20的时候就开始吃存稿更新。
首先会写的是(刀剑乱舞+剑三)皈依秀姑娘。始终搞不出珠子我已经绝望了,我要再试一下写文玄学……真这篇完结了也还是搞不到的话我就放弃吧—……留下了心酸的泪水。
然后秀姑娘写完之后就开始写(综)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其实这篇是在误终身之前开的,但后来我移情别恋……咳,总之始帝性转这种题材我超兴奋的,今年肯定会写完的这篇。
如果初深写完了的话,那么排第三的计划就是(洪荒)上清赋,上清性转,三清兄妹一家亲。
嗯,以上,就是我今年的计划啦。
对了,如果意浓这对的be结局有人想看的话……超过十个我就额外开个大概20w的长篇好啦。悄悄说有脑洞却不能写出来的感觉也是超糟糕的(叹气)。要开的话大概是明年写了。
其他的没提到的坑……开了的大概会随缘洒土,没开的……那就慢慢来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