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娜一愣:”不能吧?都是安全期的时候才开车的啊,其他时候都给你戴帽子了。”
说着,她眼珠子一瞪:“你大爷的你是不是把帽子扎破了?你要是害的老娘再怀孕,老娘杀了你。”
王彪大声叫屈:“哪有,我哪敢啊,那该多操蛋啊,内个咱们要不去医院查查?”
......
一个小时候。
油田矿医院。
妇产科。
还是那个屋,还是那个女主任。
“高主任这,我们都很注意了,都在安全期里才同房的,怎么还能怀孕呢?”沈娜有些情急的问道。
高主任笑道:“安全期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啊,这多好啊。”
“那个,高主任这能不能是月经不调啊,不能是怀孕吧?”沈娜幻想道。
高主任把打出的单子递给沈娜:“去做个检查就知道了。”
“高主任那个现在怀孕对她身体是不是会有影响啊?”王彪问道。
高主任笑道:“不会,这多好呀,一起就把孩子带大了一个孩子也是带,两个孩子也是羊的,这样最好了,以后不会耽误你们什么事。”
“你还墨迹什么呢,赶紧死过来,你个王八蛋。”沈娜在门外臭骂道。
王彪冲着高主任一吐舌头,也不敢反抗,赶忙跟了出去。
现在沈娜被怀孕这个事搞的心神大乱的,惹不得。
二十分钟后。
一声怒骂和咣咣怼人的声音从B超室传了出来。
“你个王八蛋我宰了你,你个王八蛋不是人的玩意,老娘的身材全叫你毁了。”
“你说娶我回来当女王,滚犊子吧,你这分明把我当你们老王家的生育工具,我杀了你。”
一个弱弱的声音道:“老婆,你动作幅度小点,小心孩子。”
女子更生气了,咣咣对着男子又是一顿捶。
诊室。
高主任扶了下眼镜,瞪大着双眼仔细的看着B超报告单。
“哎呀妈啊,小娜啊你这肚子也太,太厉害了,又是四胞胎,这这,我的妈啊,我这血压都要上来了,这,这太少见了,你们太有福气了。”
王彪更加兴奋了,但是他不敢表现的太过,怕沈娜在揍他。
他别的大脸通红的问道:“高主任真是四胞胎吗?”
“这还有错,这胎心很清楚啊,这都妊娠两个多月了,你没发现她肚子变胖了吗?”
王彪道:“发现了啊,我以为伙食好吃的呢,嘶~老婆,你踩吧,只要你顺气,脚趾盖踩掉都行。“
沈娜咬着牙:”我恨不得捏死你。“
说着,她对高主任说道:“高主任那个,我,那个我不想要。”
啥?
王彪眼珠子腾的瞪了起来。
可还没等他说话,高主任先不愿意了。
“你这孩子傻啊,说什么胡话啊,这是多大的好事啊,四胞胎啊,多少人求双胞胎都求不来呢,别那么大反应,我跟你说,这怀孕对女人还说是好事,孩子生的越多,以后越年轻,越不显老。”
王彪没说话,拿手机咔咔拍照,给谢春兰和沈海发去求救信息。
“爸妈,蛮蛮又怀孕了,四胞胎,可她反应太大了不想要,你们快治治她。“
......
王家屯。
谢春兰、沈海、王洪刚、李桂芝等人看着B超报告单一个个激动的脸红脖子粗的。
一个个激动的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老闺女啊你想吃啥啊?想吃饼不?爸给你烙去。:”
“小娜啊想吃啥说,让王彪给你买去。”
“艾玛啊快溜的躺下,别在地上站着,在累着。”
沈娜都不知道是哭是笑了,想发火,但是看着笑着贼慈祥的老太爷跟那瞅着她,她是真不敢发火,跟王彪可以,跟家人她可不能。
听着大家伙嗡嗡的,她心实在是乱七八糟。
喏喏的开口道:“我,我上楼躺会,让我静静。”
王彪乖乖的跟着后边就要上楼。
却被沈娜一个神龙摆尾踹了一脚。
“滚,我看见你就烦。”
王彪差点被踹的一个跟头张下来。
沈海训斥道:“干啥呢,小心摔倒。”
王彪脸一黑,好么,他这脚是白挨了,都没人帮说个公道话。
......
白云苍狗。
时光如梭。
转眼间,已是五年年过去了。
红旗村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家户户小洋房别墅。
村内街道两旁绿树成荫,花草繁茂。
远处一看,如同画一般。
十年的时间,蛮蛮大王农场的体量已经发产成为一个上百亿资产的民办农业集团公司。
蛮蛮大王牌系列纯牛奶、酸奶等奶制品更是畅销华北地区。
蛮蛮大王旗下几个系列的黑猪肉更是畅销全国。
蛮蛮大王这个民办企业在国务院里都小有名气。
是迎春省的明星企业,江源市的鼎鼎大名慈善企业和纳税大户。
更是市区领导眼中的重点扶农助农的民营企业。
松江区,三个镇,四十六个村家庭养牛户,都加入了家庭牧场,按标准规格喂养奶牛,为牛奶厂提供符合高标准的优质奶源。
直接带动一万多户农民发家致富。
不仅如此,还发展了养猪户三万多户。
猪仔由蛮蛮猪场以低于市场价三百块钱提供给养猪户,一家最多提供两只猪羔子。
按照标准喂养,如果想卖,农场负责按照市场价回收。
现在,蛮蛮大王黑猪场已经发产到八个万头规模的分厂,六个万头规模的养牛场,五个万头规模的养羊场。
农场更是流转了两万多垧土地。
一切都欣欣向荣。
王彪和沈娜的企业越做越大之际,沈娜更是被评选为迎春省十佳青年和优秀民营企业家的称号。
而王彪的政治仕途也是平步青云,成为了江源市主管农业成产的副市长和市人大代表,是省内有名的清官。
但却是贪官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出了明的油盐不进。
找他办事,必须得公事公办,走后门,送礼,搞美人计那是等于把自己往纪检委大院里送。
虽然因此得罪了很多人,但是三年前沈娜特意招收优秀的退伍武警、特种兵、退伍官兵成立了个物业安保公司,公司总部就设立在了王家屯。
两年下来抓了几波打坏主意的人后,也就都只能在嘴里骂骂了。
王家屯。
老王家小卖店,前边由草库改造的小游乐园中。
十个孩童在里边叽叽喳喳的嬉闹玩耍着。
八只小矮马和小矮驴再院子里或跑跑跳跳,或吃着牧草。
其中四个留着短发的六岁的活泼好动的小姑娘,四个五岁的淘气小子带着一个四岁的鼻涕娃和一个三岁穿开裆裤的小黑小子一起玩着各种模型骑车玩具。
一个白发白须白眉毛的百多岁老者坐在树下的腾翼上笑呵呵的望着玩耍的孩子们。
他一旁的桌子上摆着水果和零食。
”太爷爷,你看那个哭鼻子的是谁啊?”变得更成熟飒爽的沈娜指着小黑娃娃道。
王彪在一旁笑道:“你当太爷爷老糊涂了啊,能不认识自己的大重孙?”
“滚特么犊子,那不是李宁的孩子吗,那得管我叫太姥爷。”老宝贝骂道。
“哎呀,太爷爷真认识呢,哈哈哈,那你看那个在地上爬的是谁?”王彪指着鼻涕娃道。
老太爷呵呵一笑:“那是你老叔家你老弟。”
沈娜抱着老太爷的肩膀指着剩下的八个最淘气活泼的孩子问道:“太爷爷,那这几个孩子是谁呀,你跟我说说呗。”
“嘿,那都是我最亲的心尖肉,玄孙孙们,嗯,大丫头天童,月童,星童,美瞳,天麒、天凤、天雨、天浩,你们两个真当太爷爷老糊涂了啊?我年轻着呢,我今年才八十。”
(本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