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炼道长生 > 第331章 灵台隐秘

百瞑道人身化遁光而去,神识却依旧紧紧盯着秦石的方向,以防秦石赶上来。
  他遁光迅疾,只眨眼之间,便已经遁出了三百余里。
  在他神识内,那巨猿一直停在原地,秦石应该也还隐在巨猿身后,只将‘六甲神兵盘’收回护身,并未有其他什么举动。
  只是他也能感应到,秦石的神识,也还在盯着自己。
  百瞑道人知道秦石散出神识,也是为了防备自己退而复返,大概也并没有追上的意思,但他并不敢有丝毫放松。
  元神以上修士间的争斗,与普通修士不同,手段也天差地别,争斗双方只有完全脱出了对方的神识范围,这一战才算是终结。
  若秦石真的赶上来了,他也只有鱼死网破,殊死一搏了。
  只是元神修士的神识,最多也就覆盖五六百里,这点距离,他不用一个呼吸的时间便能过去了。
  秦石立在巨猿背后,一手抵在它背脊上,助它逼退入体的‘融元妖光’,神识紧随百瞑道人的遁光。
  就在百瞑道人再遁出三百余里之时,秦石灵台之内,有一朵晶莹的九瓣莲花闪了一闪,消失不见。
  洗莲心剑!
  他今日丝毫未损及自身,便将百瞑道人重重压制,看似轻易,实则很大程度上,靠的是出其不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却依旧无法将百瞑道人斩杀,甚至还存在被翻盘的可能。
  ‘洗莲心剑’是他最后的手段,一旦使了出来,便要入了他人灵台,伤的也是他人的心神。
  此术对他人心神造成的伤害,与对方的心性修养有关,心性修养越高,受到的伤害越低,反之则越高。
  百瞑道人被张天问誉为炎洲最强的紫府妖修,虽然修为上出了问题,心性却并未有损,依旧是与他原本紫府修为匹配的境界。
  要知道,元神修士与未成就元神的修士有一个巨大的区别,便是已窥破了虚妄,也能自视灵台。
  面对这样的妖修,秦石或能以‘洗莲心剑’伤及他的心神,但要对他造成大的伤害,怕还有极大的困难。
  百瞑道人之前已经爆发了超越元神期的实力,若是他心神受损之下,势必被逼得没有退路,必将殊死一搏,极有可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秦石之前在与百瞑道人相持之时,一直有所保留,没有立时施展‘洗莲心剑’,便是因为这个原因。
  ‘洗莲心剑’乃是秦石心神所化,玄妙之处远非其他术法可比,其中最大的一种好处,便是只要在他神识范围内,心神所系之处,便可立至。
  现在秦石已经确定百瞑道人是去意已决,双方已隔了近七百里的距离,秦石又已将‘六甲神兵盘’收回护身,已是可进可退,就算百瞑道人心神受损后,想要殊死一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这正是施展‘洗莲心剑’的最好时机!
  百瞑道人的灵台世界原本宽广无垠,空空荡荡。
  一朵晶莹的九瓣莲花忽然凭空出现在这方世界里,九瓣莲瓣上立时于虚无中,同时映照出一幕奇异的景象。
  一尊头生双角,六翼四臂,眉心生有第三目的巨妖出现在莲瓣上,赫然与当日被张天问所破的那尊妖像几乎一模一样。
  妖皇之像!
  唯一不同的是,这尊妖皇的面目,却已是百瞑道人的形象,特别是那眉心第三目,金光流转,与这妖像身上其他部位别是不同,显得尤为生动。
  要知道,元神以上修士虽然在成就元神之时,已经初步窥破了虚妄,但并非真个就此道心坚定不移,一劳永逸了。
  只要修士心境未至无欲无求的境界,心中总有所欲求。
  其实绝大部分元神以上修士,与未成元神的修士心中所求并无不同,究其根源,便是那一个长生证道之念。
  只这一个长生之念,便能引发出不同修士的不同欲求,或是更为高等的功法,或是延长寿元的天才地宝,或是护持己身道途的神妙至宝,或是灭杀阻挡道途的生死大敌之念…。。种种不一而足。
  元神以上修士有了成就元神时初步窥破了虚妄的经验,又有了自窥灵台的能力,所欲便少了许多,能于无数纷扰中紧紧遵循自身本心所念,并加以控制,不使这欲求,再轻易生出杂念虚妄,纷扰自心。
  但就秦石自各种典籍中所知,元辰世界千万年来,也不知有多少元神以上修士,因种种原因,最后把控不了道心,致使道心崩溃失守,把一身苦修付诸流水,其中甚至还不乏大乘修士。
  故此道心洗练,乃是贯穿于修道的始终,须得时时刻刻拂拭自省。
  此刻‘洗莲心剑’映照的这尊妖皇之像面目,已然是百瞑道人,应该便是百瞑道人心中所求了。
  百瞑道人当日见过了那妖皇雕像,由此生出想要成为妖皇的心念,也并不为怪。
  但煞为怪异的是,这一尊妖像却是半跪着的。
  导致其半跪的原因,便是这妖像前居然还有一尊巨大的金人。
  这金人浑身笼在一片金霞中,宛若天神,面目朦胧,只探出了一只大手,虚按在那妖像头顶。
  那妖像似是竭力要站起来,却被着金人一手按住,难以做到。
  百瞑道人与秦石面色同时一变。
  百瞑道人是察觉到了自己灵台内发生了变化,便要自窥灵台。
  秦石却更为震动!
  几乎就在‘洗莲心剑’映照出这一幕的同时,那莲瓣上的金人面上笼罩的金霞忽然一分,现出一张面庞,目光深沉悠远,似是望向了远方。
  ‘洗莲心剑’骤然微微一沉,九瓣莲瓣微动。
  以秦石的心性,也不由大吃一惊。
  要知道,这里是百瞑道人的灵台世界,‘洗莲心剑’如同明镜,其上所映照的景象,都是深藏在百瞑道人灵台深处的心念。
  灵台玄妙,并非真是面对面那么简单。
  秦石却知道这金人的目光看似望向了远方,实则正是看着自己心神所化的‘洗莲心剑’!
  那妖皇之像应是百瞑道人心念所化,兀自尚还未发现‘洗莲心剑’,那尊金人居然不仅察觉到了‘洗莲心剑’,竟还对‘洗莲心剑’有所压制。
  秦石明知道只要朝那那妖皇之像斩上一下,便能伤了百瞑道人心神,但这金人给了他不小的震动,也让他有种危险的感觉。
  ‘洗莲心剑’是他心神所化,心剑莲瓣微动,说明那金人已能撼动他的心神!
  这干系实在太大,秦石毫不犹豫,弃了要伤百瞑道人心神之念,心念一动,‘洗莲心剑’回到自己灵台内。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待到百瞑道人自窥灵台时,只察觉到了些许不对而已。
  他自己心中隐藏了天大的隐秘,旁人也不知晓,他也只以为是灵台隐藏之物此刻出来作祟,也不疑有他,驾驭遁光远远去了。
  秦石自那巨猿身后一步跨出,看着百瞑道人遁走的方向,眉头微皱。
  刚才那一幕实在太过诡异。
  那金人不是百瞑道人自己心念所化,而是类似‘洗莲心剑’的东西!
  不过,这还不是真正震动秦石的原因。
  毕竟他自己修有‘洗莲心剑’,也曾见过那《浮生化梦心经》,世间也不见得就再没有其他功法,有相似的威能。
  最让秦石意外的,是那金人惊鸿一现的面目。
  居然是张天问!
  难道张天问那一个‘禁’字,不仅禁锢了百瞑道人的修为,连他的心性也一并压制么?
  为何当日张天问不将此点说清楚?
  张天问居然能分出心念常驻百瞑道人灵台,这么玄妙的手段,就算秦石以目前的‘洗莲心剑’也做不到,他这等修为手段,为何面上还要对百瞑道人有所忌惮?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秦石现在已经知道,张天问这人原本就神秘,炎洲修士对他几乎一无所知,而如今看来,此人更是高深莫测。
  由此可知,‘皇真元明宫’能雄踞炎洲修道一脉魁首数万年,必非无因,如今看来的衰弱,说不定只是表象,远非炎洲修士表面上所见的那么简单,其中定然还有许多曲折。
  秦石百思不得其解,便将刚才所见轻轻放下,先以‘洗莲心剑’仔细自视自己灵台,以免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又被他人在灵台内下了什么秘法。
  尚好‘洗莲心剑’回归灵台后,依旧晶莹,映照灵台并无异状。
  秦石放下心来,经历了刚才之事,他离开炎洲之意更盛了。
  他看了一眼身前的巨猿。
  这巨猿那一条手臂,当日被他御使‘金匮元符弓’搭‘照月金桂枝’所创,除非再找到能‘肉白骨’的天材地宝,否则便已难以修复,说来有些缺憾。
  但元神傀儡,并非那么好炼的。
  先不说炼制元神傀儡的高等法诀难得,失败的风险又极高,只论元神修士最为重要的,便是那能沟通天地,领悟天地法则的元神。
  而修士一旦被炼成傀儡,便神智丧失,元神感悟天地法则之门也就此断绝,成了一样类似法宝的东西,再不能如同修士之时,通过修炼更进一步,更无法发挥那些所修道诀术法的真正威力,就算真能炼就元神傀儡出来,也大都如同鸡肋。
  但这巨猿却是不同,它所修的《魔猿经》,几乎都在肉身上,每破一个境界,肉身便自然强横数倍、十倍、甚至百十倍,每修成一种肉身秘法,也都会在肉身上显现烙印出来,便是它身上那些青灰符文了,施展之时近乎肉身本能,实则乃是炼制傀儡的上佳材料。
  尽管它只保持了元神初成的修为,也只会了一种《魔猿经》上的肉身秘法‘法天象地’,但被炼成傀儡之后,却不受元神傀儡的诸多限制,尤为难得。
  就秦石目前的情况而言,这具傀儡还大有用处。
  他也不想它就此丧在百瞑道人的‘融元妖光’下,便就一意助它逼出那入体的‘融元妖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