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白月光攻略[快穿] > 75、番外之试炼(下)

    时光荏苒, 岁月如梭。

    一晃, 十二年已过。

    中陆, 玄月岛,五年一度的群英会已经接近尾声。

    白玉石砌成的高台上, 在众人的喝彩惊叹声中, 白衣剑修提着剑,往台下走。

    在他身后, 紫衣的青年愤愤地低咒着:“妙真沐云, 我记住你了!”

    然而白衣的年轻人并未回头,挺拔冷峻的身影缓缓消失在人群中。

    台上人的脸色就很有些不好看。紫衣青年摸了摸自己被剑气划伤的脸,不由气急败坏地用手砸了一下地面,随即倒吸一口冷气——地面设了保护阵法,反弹的力道甚至比他还用的力气还大。

    “少主……”

    属下跑上来扶他, 被不耐烦地一把推开。

    雷奕挣扎着站起来, 不快地扫过围观的人群,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这个仇,他记下了!

    打败了玄无门的少主雷奕, 这次的魁首便已尘埃落定。沐云得以在提供的三件宝物中选择一件作为自己的奖品。

    在老修士诧异的目光中, 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被封在灵匣里的千年火莲璧。

    一旁,抱臂等着的雷奕眼皮一跳,几乎要跳起来。

    一个剑修,要什么火莲璧?

    隔着匣子,隐约可以窥见一抹极其纯净的红色, 精纯的火属性灵气让他经脉中的灵力蠢蠢欲动起来。若是有了它……想必自己突破元婴不成问题!

    雷奕盯着沐云的手,几乎要冒出火花来。

    白衣剑修似有所觉地看了他一眼,对上他愤懑的眼神时一顿,随即淡漠地转身离开了。

    雷奕想要跟上去,被老修士拦下:“道友,你还没选……”

    雷奕摆摆手:“都送给后面那位道友好了!”说着就追了出去,正好赶上了即将离开的剑修。

    “喂,”喘口气,雷奕决定不计前嫌,试图和他商量,“你把这个让给我怎么样?你是个剑修,火莲璧根本用不上。我们玄无门有上古传下来的玄铁剑胚,我可以用这个跟你换!”

    不同于只有变异火灵根才能吸收的火莲璧,玄铁剑胚对于绝大多数剑修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说起来,它可珍贵多了!

    然而沐云眼皮也不抬一下地拒绝了他:“不。”

    简简单单一个字,堵死了雷奕接下来所有的话。

    一口气憋在喉咙里的雷奕:“……”

    接下来的数日,雷奕拿出了从未有过的耐心,打定主意死缠到底,一定要把那块火莲璧弄到手。

    “老兄,你一个剑修,拿着这个有什么用?像我这样的变异火灵根,那可是千年难得一见,除了我,还有谁配得上它?”坠在沐云身后,雷奕喋喋不休着。

    要不是能用得上的人太少,以它的珍稀,也不会被当做群英会的奖励。雷奕自认是这一代难得的天才,除了妙真宗的大弟子楚易之外谁也不放在眼里,在知道楚易闭关冲击元婴之后就对它势在必得,谁知突然冒出了一个沐云,籍籍无名,却一举击败了他。

    “对了,你的剑法怎么那么好?之前那一下,是剑意吧?对吧?妙真宗不是法修最多么?你的剑法是跟谁学的?”

    白衣的身影顿了一下,转头冷冷地望着他:“道友慎言。”

    把自己的师父抛在一边跟别人学艺,是很严重的罪名。雷奕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胡说八道的,道友别往心里去。”

    他之前一副张扬跋扈的模样,此时讪讪,倒多了一份率真。

    沐云缓和了神色,依旧不语。

    雷奕见状,顺着杆子往上爬:“你告诉我好不好?火莲璧你有什么用?它可不能铸剑……”

    沐云依旧是简短的回答:“送人。”

    接下来,也许是为了堵住雷奕的嘴,沐云淡定地打开了灵匣,在他垂涎欲滴又渐渐变得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掏出了一柄小刀。

    他干脆利落又分毫不差地下刀,一点一点,把早已想好的样子雕刻了出来。

    雷奕:“……”如果可以,他很想仰天大吼一声:暴殄天物啊!!!

    “你你你……你要把它做成簪子?”

    沐云随意地应了一声,眼睛依旧专注地望着手上渐渐有了雏形的簪子。

    不知最怎么的,明明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他却觉得有几分熟悉,手上的动作也毫不艰涩。

    也许是剑练多了?

    这样想着,沐云的思绪飘远了。

    他想起了自己的师兄。

    大师兄应该已经出关了罢?若是没有看到他,只怕又要不高兴了。

    沐云眼里闪过一丝柔和。明明是师兄,有时候却能毫无顾忌地在他面前撒娇耍赖,可要是真的不高兴了,他反而一句话也不说,只会笑吟吟地装作什么也发生。

    神奇地,沐云总是能准确地感知到楚易真实的情绪。

    楚易对于沐云来说,是他在妙真宗最重要的人之一。

    他初来宗门的时候,不爱哭不爱笑,冷漠又封闭,是楚易不厌其烦地把他拉出来,带他看这个世界。他性子清冷,不喜欢人群,楚易就带他去看雪峰云海,瀑布晚霞;他迷上了剑道,楚易就每天花很多时间陪他练剑喂招。

    有时沐云自己也会疑惑,师兄对他这么好,真的只是因为师尊的叮嘱吗?

    但他并没有探寻多久,因为有楚易这样的师兄,实在也是一件很费精力的事情。

    楚易很喜欢和他一起游历,并且常常能找到很多稀奇有趣的秘境,他们于是不得不应付会喷火的湖泊、让人迷失的神奇妖植、形状各异的强大妖兽……

    沐云的剑术,有一大半都是在实战中磨练出来的。

    这次,旁人都惊叹楚易的天赋之妖孽,只有沐云知道,他是拖了许久才终于不得不闭关突破,进去之前,还枕着他的肩膀一本正经地问:“我出关了,能第一眼见到阿云吗?”

    沐云当时答道:“自当等候师兄出关。”于是楚易的眼里立刻有了醉人的光晕,像是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承诺一般,笑意涌现在眼底。

    可惜,他不得不食言了。

    一直以来都跟师兄待在一起的他,怎么能想得到,自己居然不认路?

    说起来,接下来是该往南走,还是往北走?

    他手上动作不停,侧头看向雷奕,声音淡漠无波:“剩下的火莲璧于我无用,道友若有所需,不妨拿去。”

    雷奕眼睛一亮,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他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道友日后如有需要我们玄无门的地方,只管开口!”

    然而他就听到这位高冷的剑修淡淡道:“道友可知道妙真宗怎么走?”

    妙真宗在中陆地位超然,并非没有道理。

    四处闲逛着,雷奕很没有作为外人的自觉,不时在心里和自家宗门做个对比。

    最后,他不得不承认,妙真宗的确……要比他们玄无门好上一点点。

    不过,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笃定地想着,他抬脚往前方的藏书阁走去。妙真宗的藏书阁在道门中可是出了名的包罗万象,藏书数不胜数,据说里面的空间已经被扩充了上百次。

    看起来……倒只是寻常的样子,简简单单的三层楼,和它的名声相比只能说是非常寒酸了。

    心里升起一股好奇,他正要迈入,门前的弟子拦住了他:“宗门重地,请出示令牌。”

    这可难不倒他!

    早有准备的雷奕嘿嘿一笑,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牌子,白底黑纹,正中是金色的小篆,让门前的弟子一下子就恭敬了起来:“请。”

    同时这弟子在心里暗暗嘀咕:真传弟子的令牌?什么时候宗门里又多了一位真传弟子?难道是哪个外门弟子走了狗屎运,被长老看中了?

    雷奕可不管这些,他抬头挺胸,大步走了进去,古朴的令牌被他随手挂在腰间,一晃一晃,分外醒目。

    也许是为了忙那位楚易真人的元婴大典,藏书阁并没有多少人在。一路畅通无阻地上了最后一层,雷奕一愣:窗前站了一个人,穿着妙真宗惯例的白衣,从背后看去,身姿挺拔。

    他大咧咧地准备上去打个招呼,就见那人已经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平淡的目光在掠过他腰间的令牌之后立刻锋利起来,那一瞬,雷奕甚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感觉到了杀意。

    猛地想要退后,但是他居然动弹不得,雷奕身上顿时冷汗直流。

    这、这是元婴修士!

    “前、前辈,”雷奕结结巴巴地开口,“我、我是你们妙真宗的客人,不是偷溜进来的……我还认识你们弟子,沐云你知道吧,我可是他的好朋友!”

    他的话逐渐流畅起来,甚至开始信口胡编:“这次可是他再三恳求,我才来参加你们妙真宗的元婴大典的!你看,这是他的令牌!”

    再怎么样,沐云可是真传弟子,这人总要给个面子吧?

    然而,雷奕绝望地发现,随着他的话越说越多,“前辈”眼里的森然之意就越来越重……最后,他索性住了口,眼睛四处瞄着,希望能找到一个生机。

    这生机很快就来了。

    “师兄。”清冷的声音,是沐云。

    于是,雷奕就见眼前之人立刻收起了杀意,笑吟吟地抬了眼睛,也不回应,只是那样望着,像是等待顺毛的猫儿。

    这个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比喻让雷奕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摇摇头,迫不及待地求救道:“道友救命!”

    见沐云的目光带了一分疑惑地看过来,雷奕正想展示一下自己是如何动弹不得的,就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

    ——不夸张地说,很像假摔。

    沐云:“……”

    雷奕:“……”他现在去跳黄河,还来得及吗?

    坚强地爬起来,他抹了把脸,转身就往外走。

    麻蛋,丢脸丢到其他宗门里来了!

    走到一半,他被沐云叫住了。

    “道友还有何事?”雷奕无精打采地回头。

    “我的令牌。”沐云说的简洁明了。

    雷奕:“……”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等他走了,沐云转身对上楚易一眨不眨的眼睛,轻唤一声:“师兄?”

    楚易笑吟吟地:“何事?”

    于是沐云知道,师兄又不开心了。

    若非他有着敏锐的感知,只怕会真的以为师兄一切如常,就此忽略过去。

    也不知师兄是怎么养成这样的习惯的?

    心里琢磨着,沐云上前,一边抬手,一边淡声道:“我方才去师兄的住处没有寻到人,便猜师兄是来了这里。”

    他解下楚易挽发的长簪,看着那一头青丝倾泻而下,柔顺凉滑,犹如丝绸。动作自然地重新挽起,不过之前的簪子被他收起,换上了另一只。

    潋滟的红,映着纯粹的黑,分外相衬。

    “恭贺师兄元婴大成,”仔细地看了没有不妥的地方,沐云这才退后一步,声音清冷中有着不易察觉的柔和。

    这柔和一下子熄灭了楚易心中所有的不快。

    “多谢阿云,我很喜欢。”楚易笑如春风。

    沐云疑惑地看着他:“师兄不曾看过,怎么知道是否喜欢?”

    楚易坦然:“师弟送的东西,我都喜欢。”

    他的眼眸纯粹如星,深深浅浅,只倒映出了一个人的影子:“有阿云的恭贺,足矣。”

    沐云一怔,心里再一次浮起了说不出的悸动,眼神不知不觉间柔和极了。

    “我……亦如此。”

    低低的声音,像是许诺。

    最近,一桩事将整个道门都炸的霹雳响,火速流传开来。

    中陆隐约有位居首位之势的妙真宗,它的宗主的唯二的弟子,结成了道侣。

    ——这并不稀奇,也许有人会说。

    但如果这两人都是男人呢?

    那——妙真宗宗主可能要愁白了头发。

    其实岂止是愁白了头发?对于宗主来说,一出关就听说自己的两个徒弟要结成道侣,并且亲眼目睹了他们某些亲密的举止——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下意识地抬头看看天——咦,不是红色的?

    也许是闭关闭出魔怔了……宗主木然地转身就想回去,离开这是非之地。

    但是——有些事情,避是避不过的。

    作为这对道侣的师尊,他不得不担任一个差事——主持大典。

    是的,在楚易兴致勃勃的要求之下,他们有了极其盛大的典礼,盛大到整个道门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

    其实如果不是怕师尊受不了,在大典的中途晕过去,楚易还蛮想把自己上一世的属下也请来的。

    不过……眼睛瞥过人群中几个熟悉的身影,楚易弯了弯唇。

    在他们的见证下,也不错。

    “师兄。”也许是他出神太久,沐云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询问意味。

    楚易笑:“我们已经是道侣了,阿云无需再唤我师兄,”他俯身,唇角擦过沐云的耳畔,“我单字一个‘尚’字。”

    只有世俗界才有“字”的讲究。沐云没有多问,只是握住了他的手,应了一声。

    脑中若有若无闪过的画面让他抿了抿唇。

    还是……不要让师兄担心了罢。

    高台上,宗主忍不住侧了侧脸,老脸泛红。弟子的恩爱……实在是让他不太能适应。

    你说你们,就不能等没人的时候再卿卿我我吗?

    真是!

    “恭喜您,999号任务者,”依旧是那个机械声音,“您顺利通过了试炼,获得‘资深任务者’称号。具体的说明,会由您的系统为您讲解。”

    “那么,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先离开了。”

    沐之这才有了反应。

    他的声音一如往常般含着若有若无的笑,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这是怎么回事?”

    他在试炼里遇到的楚易、他忘记的所有记忆……

    若非潜意识的推动,只怕他真的会沉浸在那个世界,再也无法脱离。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儿,称赞道:“您和那位……都是非常、非常具有潜力的人,命运给予每个人的眷顾都不同,您可以理解为,那位深受眷顾,所以总有一线机遇。”

    “请放心,如果有机会,你们还会再见的,”自以为善解人意地说了一句,机械声音告别道,“再见,希望有机会再次为您服务。”

    机械声音不见了,取而代之出现在空间里的,是999活泼又激动的声音。

    沐之望着某处,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下一次,会遇到什么?

    不可知的未来,真是迷人极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其实是亲妈,对吧?

    这么粗长,有点小骄傲呢(*/w\*)

    我们世界之主再见啦

    ————

    谢谢你是我的星星、许闲、杏仁和木·筝的地雷~么么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