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攻略 > 第444章 私心

  皇上的动作是不是太亲密了些?群臣神色怪异,一时无人说话。

  帐中气氛有些古怪。

  若群臣不拿看祸国妖后的目光看她,崔可茵还会把周恒推开,坐开一些。可是群臣的目光赤果果充斥着遣责,让崔可茵实在不爽。她干脆把头一低,靠在周恒肩上。

  群臣用目光遣责无果,转而看向唐天正。

  唐天正顶着巨大压力,只觉如芒在背。

  “幸好皇上没事。曾先胆大包天袭击圣驾,还请皇上治罪。”唐天正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赶紧商量怎么处置曾先吧,别再在帝后恩爱一事上纠缠了。

  可是他不想纠缠,周恒却不想轻轻放过。要不是他身负绝世武功,妻子小命早就难保了。身为男人,连自己妻子都保不住,还有脸活下去么?周恒一来心疼崔可茵受惊吓,二来生群臣的生气。皇后遇袭,他们竟然问都不问一声,还这么盯着皇后看,这是臣子所为吗?

  崔可茵是皇后,与他夫妻一体,是君。群臣直视于她,不仅是为失礼,还目无君王。周恒生气了。他是皇帝,自然不用忍,于是当场发作,冷冰冰道:“皇后爱了惊吓,先把曾先囚禁,派人严加看守,如何处置容后再议。退朝。”

  唐天正道:“臣等罪该万死,累娘娘受了惊吓,请娘娘回帐中歇息。”

  首辅就是戏里所唱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除了皇帝。他的官最大,权力也最大。可是首辅再风光,也有倒霉的时候。那就是当皇帝与群臣对立时,他要如何平衡,甚至有时候还必须选择站队。要站在皇帝这边,须顶着被同僚,特别是御史骂谄媚君上,运气不好的,还会被以耍笔杆子为终身职业的同僚们写诗嘲笑,然后这些诗再以比现代网络更快的速度传扬开去。流传后世。个别倒了血霉的。还有可能被同人为某部小黄文的男主角,传之后世。

  如果说站在皇帝这边有可能损失名誉,那站在同僚这边,与皇帝对抗。损失就惨重了。皇帝换首辅那是分分钟钟的事。首辅等于是皇帝的副手。副手不听话。领导要换,不是一句话的事么?

  何况,唐天正身份特殊。他不仅是当朝首辅、兵部尚书,还是外戚,与皇后崔氏沾亲带故。如何摆正自身的位置,平衡好皇帝与群臣的关系,又保全周身,实是考验他的智力。

  唐天正话里的意思,顾全周恒对崔可茵的怜惜之情,同时又坚持商讨处置曾先,可说是皇帝和同僚两方面都照顾到了。

  周恒不买帐,冷冷扫了群臣一眼,道:“传旨,着监察院查曾先暴起伤人一案。退朝。”

  这是不与唐天正废话,转而追究责任了。

  活捉曾先后,戴上百斤重的木枷脚铐,在陆策等人来说,已经很保险了。毕竟曾先作战勇猛是事实,但他不是武林高手,撑死也不过是力气大,勇猛过人罢了。武功好,跟有几斤蛮力差别还是很大的。

  一路上果然没出什么事。曾先装死,忍受陆策的虐待,被拍得头破血流也不吭声。偏偏这货是个色鬼,见到崔可茵的美色想抢掠她。抢掠成性,不分场合,不分对像,一味蛮干,这就不能原谅了。

  放任曾先觊觎皇后,确实有辱国体,唐天正应下了。

  周恒瞟了那个最先出声的文官一眼,没有感情的冰冷眼神,让那个文官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本来已经出列想说话,这会儿也不敢吭声了。

  周恒起身扶起崔可茵,扬长而去。

  群臣待两人出了中军大帐,马上围住唐天正要说法。唐天正火了,怒道:“刚才诸位怎么不挽留皇上?”

  从头到尾只有他一人说话,文官们集体失声,这会儿才来找碴,是柿子捡软的捏么?

  于是有人开始唉声叹气,埋怨皇帝出征没带御史,要是御史在场,哪会由着皇帝如此宠爱皇后?这里可是中军大帐,重要性相当于崇正殿,两人在这里卿卿我我,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

  唐天正气极,道:“杜大人不妨上折子请皇上召御史们伴驾。”

  那位姓杜的官员被噎住了。皇帝最不喜御史,哪会给自己找不痛快?再说,今时不同往日,就算御史来了,也不能阻止皇帝吧?

  他不过是开开嘴炮,刷刷存在感,以便让人记住他也是目击者罢了。如果他不是刚好负责粮草,此次随驾出征,哪有他的份?难得轻轻松松混份功劳,得以封妻荫子,他做梦都笑醒,哪里还敢惹皇帝不快?

  唐天正白了他一眼,这种惯会马后炮的下属,真是太讨厌了,回京后少不得把这人调到外地为官。

  唐天正和同僚们周旋的功夫,周恒已扶崔可茵回了寝帐。绿莹等人上热巾的上热巾,上热茶的上热茶,一个个忙得团团转。

  崔可茵靠着周恒亲手拿来的大迎枕,道:“我哪里就这样虚弱了?你放下正事不理,御史们又要聒噪了。”

  可别说御史们不在驾前不了解情况,自有人向这些人通风报信,反正他们有风闻奏事之权,说对了有功劳,说错了没责任。

  周恒冷哼,道:“这些人光吃干饭不办事,白费粮食。朕每个月发那么多俸银可不是让他们当摆设的。”

  当时右边那列可是站着武将,文官反应慢还情有可愿,武将们只顾自己躲避纷飞的木屑,没有一个人护驾,要不是他身负武功,难道由着曾先掠了他的妻子,再割了他的脑袋?平时没事,一个个嘴炮打得山响,真有事,屁用没有,不治治他们这些毛病,那怎么行?

  崔可茵看他气呼呼的样子,手轻抚他的脸颊,道:“不要生气,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好?”

  臣子们口口声声说忠君爱国,谁没有私心呢?真有事,满朝文武能出一两个忠直之臣就不错了。羊角堡之变后,朝臣们可是嚷嚷南迁以保身家性命呢。

  周恒道:“他们要朕清心寡欲,勤政爱民,他们呢?”

  崔可茵为群臣默哀一息,接着享受周恒的关爱。(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