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攻略 > 第268章 装晕

  周恒茫然抬头,张了张嘴,像是要说话,可还没等他发出声音,整个人就直挺挺倒了下去,无声仆倒在地。

  群情激愤要求严惩王哲的大臣们一下子安静了,乱哄哄像菜市场的朝堂落针可闻。然后,崔振翊跳了起来,道:“快传太医。”

  有内侍飞快跑了出去,去太医院传王仲方。

  唐天正招呼崔振翊:“先把晋王扶起来。”

  周恒由他们扶坐起来,趁人不备在崔振翊耳边道:“送回府。”

  崔振翊一怔,他这是装晕吗?

  唐天正见周恒嘴唇微动,微一凝神,已猜出端倪,朝至安帝拱了拱手,道:“皇上,晋王突发急症,还须送往晋王府才是正理。”

  至安帝心中那个急啊,说好要帮他出面的,这突然之间就人事不知,王哲的事可怎么办?他正没主意,听唐天正这么说,自是点头道:“来人,抬朕的御辇送小四回府。”

  怎么能坐御辇呢?崔振翊马上道:“皇上宽厚,体恤晋王为国操劳,实乃晋王之福,我等臣子之福,晋王有来时的马车,用来时的马车送回府即可。”

  皇帝出行才能坐御辇,若是周恒坐了御辇出宫,岂不是要让满朝文武侧目?周恒是他侄女婿,他不免想深一层,以免日后至安帝清算,御史弹劾。

  坐什么不是坐?至安帝自是没有意见。于是众人七手八脚把周恒抬起来,送上马车。王仲方匆匆赶来时。马车已驶出宫门,只好骑马追了上去。

  不说至安帝独自面对如狼似虎的群臣,只说周恒上了马车,对跪坐在角落的欢喜道:“着人快马加鞭回府,跟王妃说一声。”

  欢喜应了。

  崔可茵接到口信,点了点头,待得马车来到紫烟阁,才假装慌张,迎了上去。

  这时周恒倒是“醒”了,只是“浑身虚弱无力”。须人搀扶才能行走。他全身的力道全压在崔可茵身上。崔可茵吃不消,暗暗掐了他一下,低声道:“你想压死我呀?”

  周恒无声笑了两声,稍微站直了些。

  两人进了正房。说起早朝上的事。周恒笑道:“我倒要看看王哲如何应对。皇兄包庇他,不免寒了百官的心,不包庇他。他是一定活不成了。”

  够胆威胁他,也得够胆度过难关才行。

  崔可茵笑盈盈道:“王爷辛苦,待妾身烹茶请王爷品尝。”

  看来他可以歇两天了,待朝堂上如何处置王哲有了公论之后,再行上朝。

  周恒一本正经道:“只是烹茶么?就不能多点别的?”

  一句话说得崔可茵脸颊飞红,啐了一口,道:“不正经。”

  周恒一脸无辜道:“我说什么了?什么都没说呀,就说我不正经,真是太冤枉人了。”

  他还待叫嚷,帘外小宫女禀道:“王太医来了。”

  车夫听说自家王爷晕迷不醒,皇帝让急着送回府,于是挥鞭如雨,如飞赶着马车回来。王仲方得信骑马在后面急追,还是慢了一步。

  他心急如焚赶来,一进门见周恒和崔可茵言笑晏晏,分坐在罗汉床两侧,中间一张炕几上,小泥炉炭火正旺,紫砂壶里沸水咕噜咕噜响个不停。

  “王爷,您没事就好。只是为何不派人跟下官说一声?下官接到消息,吓得差点没当场晕过去。您倒好,还有闲情喝茶。”王仲方埋怨道。他以为周恒被周全手里的信气出病来,还病得不轻,真的是恨不得插翅飞过来,路上差点撞翻路人,惹得路人破口大骂。周恒倒好,安然无恙不说,还有闲情陪伴娇妻。

  周恒笑请王仲方坐下,道:“此次是本王的不是,下次,下次一定事先告知一声。”

  开玩笑,做戏不做全套,如何逼真?再有下次,他也是断然不说的。

  王仲方见周恒嬉皮笑脸的样子,无奈坐下,道:“您欲下官如何回复皇上?”

  这一次,你又要放皇帝几天鸽子?

  周恒把一盅滚烫的大红袍放在王仲方面前,道:“皇兄此时六神无主,要是本王不出面,只怕他会着急上火,要真的病倒就不好了。王太医不妨说本王急怒交加,被你针灸一回,再歇息一天就好了。”

  王仲方苦笑道:“只怕你耽搁这么一天两天,皇上真要病倒了。”

  “王太医平时替皇兄请平安脉,皇兄的身体如何?”周恒摸着下巴道。

  这句话要是传出去,一个窥视圣体的罪名是免不了的,只怕御兄会说周恒“居心叵测”。王仲方却明白周恒的意思,至安帝没有他说的那么虚弱,让他受两天罪不至于病倒。当下笑对崔可茵道:“听说王哲发话下去,只要王妃入了皇宫,定然有去无回,以后太后宣召,王妃还须小心。”

  他惯常在宫里行走,对这些小道消息最是了解。

  崔可茵道:“谢王太医一片好心。”

  就算太后宣召,她也不去。至于借口,多的是。

  王仲方笑笑不说话。

  至安帝被群臣围攻,无话可说,只好退朝避入后宫,对求见的臣子一概不见,连郭寿宁都不见。只派人到晋王府问周恒的病情。

  崔可茵出来见内侍,一脸愁云,不停拿衣袖抹泪,道:“我家王爷一向身子单薄,皇上非要他操劳国事,他这身子如何吃得消?这才几个月,便当堂晕倒,以后还怎么得了?”

  大有要辞掉朱批差使的意思。

  内侍不敢接话,只道:“晋王妃节哀,请王爷歇息吧,老奴回宫复旨。”

  至安帝听内侍这么说,更是愁肠百结,王哲的身体一时半会好不了,再说,闹出这样的事,如何能批改得了奏折?就算他同意,群臣也不同意。到时只怕又有人闹着要罢官求去了。现在能依仗的只有周恒一人,他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群臣堵住了丽华门,非要至安帝给个说法。至安帝无计可施,一天几次派人到晋王府周恒的病情。

  崔可茵看不过去,劝道:“看着差不多就行了,要真把皇上逼出病来,你又会心疼了。”

  这件事,本就是周恒闹出来的,还得他出面收拾残局才是。(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