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攻略 > 第220章 危急

  皇后接过帕子,亲自给崔可茵擦拭脸上的汗。

  从发动到生下孩子,不过一个时辰,比很多妇人要快得多。可正因为快,在生产前崔可茵来不及吃东西补充能量,只喝了一小碗汤。再说,在坤宁宫中,也没有吃东西的条件。所以,生下孩子后,崔可茵累极了,浑身乏力,只想睡去。

  但是不行,这里是坤宁宫,太后在一旁虎视眈眈。

  “孩子!”崔可茵声音微弱,吐音清晰,只是看着皇后。

  皇后吩咐:“把孩子抱来。”

  医婆应了一声,掀帘出来,从周恒怀里接过孩子,抱到崔可茵身边。

  崔可茵想伸手去接,无奈脱力举不起手臂。皇后把孩子放在她身边。

  周恒随后不顾医婆阻拦走了进来,产房内众人还在收拾,见他进来,忙取干净的锦被为崔可茵盖上,再掀起一角锦被,为崔可茵擦拭腿间的血污。

  崔可茵目不转睛看着孩子,良久,轻声道:“真丑。”

  “谁说的?”周恒只是看着她们母子笑,把头凑了过去,和崔可茵一起凝视儿子,柔声道:“我们的孩子,什么时候都是最漂亮的。”

  跟着进来的沈明珠“噗嗤”笑出了声,小声对皇后道:“哪有人这样自夸的?”

  皇后也笑了,道:“四弟这是高兴呢。”

  嫁给至安帝这么多年,肚子一直没有动静。皇后早断了念想,现在见崔可茵顺利生下儿子,心里只有高兴。

  沈明珠痴痴看着襁褓中的小小婴儿,笑容渐渐淡了。她真的很想为至安帝涎下皇子啊,不为别的,只为报答至安帝对她的宠爱。

  众人收拾好,退了出去,绿莹端了红糖水进来,道:“王妃先喝这个,鸡汤很快就好。”

  不能在坤宁宫做吃食。只好去永信宫做。皇后过来时。吩咐心腹宫人守着灶火呢。

  崔可茵喝了红糖水,对周恒道:“我们欠皇上、皇后一个人情呢。”

  至安帝的袒护让她倍感温暖。

  周恒轻声道:“放心吧,我会帮助皇兄把朝政处理好。”

  没有谋其位的野心,只有帮助他打理国家。让国家强盛。百姓生活富裕的决心。

  崔可茵轻声道:“只怕太后会不理解。一部份朝臣也会对王爷有微词。”

  如果周恒大权在握,谁相信他没有取至安帝而替之的野心?

  周恒轻声吟道:“举世誉之而不加功,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

  这是庄子《逍遥游》中的两句话,也是周恒最喜欢的两句话。要不然,他也不会不顾世人嘲笑,为活命假扮顽童多年了。

  崔可茵明白他的意思,微微一笑,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不管你受如何受世人谤誉,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周恒把崔可茵和孩子搂进怀里。

  就在这时,接到消息的姜氏急急赶了过来。因报信的内侍说已发动,她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只穿平时在家穿的常服,急急来了。

  到了坤宁宫,听说崔可茵涎下孩子,母子平安,一口气松了,差点软倒在地,好在翠环扶住才站稳。她催翠环:“快回府让灶上做鸡汤来。”又对至安帝道:“既然母子平安,请皇上同意晋王妃回府调养。”

  崔可茵怎能在坤宁宫坐月子?太后对周恒有偏见,坤宁宫中众宫人不免推托,诸事不便,不如回自己家去。

  至安帝道:“如此甚好。”

  这边收拾东西准备回家,那边气得回寝室躺下的太后得信,不准,传懿旨让崔可茵在坤宁宫坐月子。

  这就不近人情了,崔可茵留在坤宁宫,谁照顾她饮食,谁服侍?想起崔可茵曾在坤宁宫挨饿受冻一天一夜,刚接过孩子的姜氏吓得手臂发软,差点抱不住怀里的孩子。

  周恒果断对来传懿旨的宫人道:“我要见母后。”

  宫人回禀后,出来道:“娘娘旧疾复发,这会儿已歇下了。王爷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

  以为这样避而不见就能把崔可茵留下?周恒转而向至安帝行礼,道:“请皇兄允许。”

  允许崔可茵回府是要受太后怪责的,可是至安帝没有犹豫,马上道:“若四弟妹身子许可,回去也无妨。”

  自崔可茵生产后,从产房屏风前退出来,一直垂手站在廊下的王仲方道:“回皇上,晋王妃身子底子好,只要裹得严实,大人小孩子没有吹到风,是可以回去的。”

  他早想提醒周恒了,无奈周恒一见崔可茵母子就挪不动脚步,幸好姜氏清醒,及早提了出来,若是慢半个时辰,只怕宫门就要落锁了。崔可茵留在宫中过夜,每一息都危险重重。

  崔可茵来素用惯了的绿莹墨玉等人早从晋王府赶过来,绿莹更是让人在车里铺了厚厚的毡毯,准备接崔可茵回去。

  至安帝特地下旨,准崔可茵在宫内坐车。

  崔可茵额围抹帕,头戴帽子,身披披风,被周恒抱上了车。姜氏抱了包包严严实实的孩子,跟着上车。周恒亲自驾车,马车又快又稳驶出坤宁宫。

  太后赶来阻拦,马车已离坤宁宫宫门只有一丈,周恒只作不知太后出来。至安帝劝道:“母后,你已当了祖母,理该高兴,怎可如此不通情理?”

  说她不通情理?太后气得拿手打他。

  皇后看不过眼,帮着劝道:“母后,只怕四弟妹产子的消息早就传了出去,此时再想有所作为,来不及了。”

  想制造崔可茵“难产”,一尸两命的事故,已经失去最佳时机。

  刚才崔可茵突然发动,谁都没想到,至安帝和周恒又同时在场,太后想嘱咐医婆拖延都没有机会,此时听皇后这么说,气得又捶了至安帝两下,让人把他送来的荷茶扔了出去。

  至安帝看着掉在地上的荷花,心疼得不行,让人拣了起来。

  马车出了宫门,车夫接了驾车的活儿。周恒掀了一角帘儿,猫着身子钻了进去,见崔可茵好好躺着,孩子沉沉睡去,郑重向姜氏道谢,又让人去请王仲方。

  传令的人还没走,王仲方骑马追来了,道:“别人是媳妇娶过门,媒婆丢过墙;王爷是媳妇生下孩子,大夫丢过墙。哈哈哈。”(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