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攻略 > 第175章 奇人

  因天降大雪,至安帝体恤百官,着休朝一天。

  周恒自与崔可茵睡到半晌午才起,梳洗用完不知是早膳还是午膳的膳食后,崔可茵又要去松鹤亭,周恒自无不允。

  从他们所居的正房望出去,几株红梅蕊上堆满了雪,红白相映,越发艳丽。趁着宫人们抬茶炉暖席去松鹤亭时,崔可茵站在窗边赏红梅。

  周恒看她若有所思的表情,笑道:“当初你挑这一处做为正房,还真挑对了。”

  崔可茵道:“我小时候,在书上看到雪傲寒梅,极是心折。还曾嚷嚷在院里种几株梅树,无奈祖母不允,只好作罢。”

  其实自她懂事起,便是无父无母的孤儿,由寡居的祖母抚养。张老夫人再疼爱她,在她小小的心灵里,还是希望能在自己父母跟前承欢撒娇的。后来稍大,读到吟梅的诗句,想在院里种梅树,不过是想以梅花鼓励自己不要悲伤罢了。

  周恒道:“以后,有我为你遮风挡雨,你再不用苦熬寒冬了。”

  崔可茵的身子轻轻一颤,转头不敢置信地望着他。

  周恒微微一笑,道:“梅花香自苦寒来。我却希望你更像牡丹。”

  他意懂自己心事。崔可茵哽咽不能言。

  周恒走到她身边,双手环住她的腰,在她耳边道:“我曾想过,是否要取皇兄而替之。若是他苛刻于我,倒不妨一挣。如今他以赤心待我。且本性纯良,倒让我不好再争。”

  崔可茵愕然,道:“你想过?”

  有这样的念头便已是大逆不道了。

  “嗯。”周恒道:“宫中几位老嫔妃没有指使人对母妃下手。”

  崔可茵更加吃惊,道:“都查过了?”

  “是。当年李秀秀的姑母李妃与母妃走得稍近,你可知她现在居于何处?”周恒语带讥讽,不待崔可茵回答,自顾自道:“萏菡宫。”

  “萏菡宫?”崔可茵轻叫出声,道:“冷宫?”

  “是。我前些天去探她,苍老憔悴得不成样子。如果不是只有她一人居于萏菡宫,我一定认不出她来。”周恒脸上的激愤一闪即逝。道:“据她说。母妃出事前,易储的传言甚喧尘上。想来,太后生怕传言成真,迫不得已。只好用如此低劣的手段对母妃下手。”

  正因为手段低劣。没有人想到是高高在上的杨氏所为。所疑杨氏者。不过是因为卫贵妃死后,她是最大的得益者。事实确是如此,卫贵妃红颜薄命。至安帝坐稳太子之位,顺利登基。

  崔可茵陡觉室中冷了很多,不禁回身抱紧周恒,道:“我们……我们可要为母妃报仇?”

  至安帝待他们夫妻极好,偏生至安帝的母亲,却是杀卫贵妃的凶手,叫周恒如何自处?

  周恒回抱她,道:“那个动手勒死母妃的宫人,查出与杨氏生母同乡。”

  他没有称呼她为太后,而是改称杨氏,可见心中对她恨极。

  崔可茵只是用力抱紧了他,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他。

  这就是他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取至安帝而替之的原因了吧?崔可茵道:“若放弃争,只怕这仇是不能报了。”

  太后乃一国之母,就算再有不是,身为臣子和庶子,有大义摆在面前,周恒自是拿她没办法。何况这桩宫廷血案,唯有让它深埋地下,才能保住周恒不遭太后毒手。

  周恒回答她的,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夫妻两人默然无语时,绿莹在帘外禀道:“王妃,松鹤亭已收拾好。”

  “走吧,我们赏雪去。” 周恒的郁郁愤懑已尽掩心底,一拉崔可茵的手,笑道:“不如中午我们就在松鹤亭吃火锅子?”

  崔可茵自无异议,立即吩咐下去。

  两人在松鹤亭坐定,煮水烹茶。水还没沸,欢喜在帷帐外道:“王爷,出事了。”

  “进来。”周恒待欢喜进来,问:“出什么事?”

  欢喜一脸苦怪,道:“今早户部贵州清吏司主事沈瑞上了一封奏折,弹劾皇上……”

  他迟疑不敢说。周恒道:“直说。”

  欢喜道:“弹劾皇上天天在勤政殿画莲花,不理国家,误民误国;弹劾皇上冷落后宫诸妃,致使至今没有皇储;弹劾皇上任用宦官,致使国中大乱,民不聊生……”

  周恒打断他,道:“皇上可看了?怎么说?”

  欢喜道:“皇上气坏了,拍着桌子,让大理寺快去抓人,别让这人跑了。”

  看来至安帝不仅实在气坏了,而且气糊涂了。那样一个烂好人,居然会拍桌子。而且普天之下莫非皇土,沈瑞又能跑到哪里去?用得着让人快点去抓?

  周恒以为崔可茵听不懂,和她解释道:“太祖时,只有御史能风闻奏事,弹劾百官。到如今,皇兄性子太弱,便有一些人为皇储一事弹劾皇兄。皇兄只留中不发,便给了百官胆子。这几年,好些人弹劾皇兄没有子嗣。”

  崔可茵点头表示明白,李明风一案,不就是几乎所有文官全上阵,奏折跟雪片似的,把至安帝淹没吗?现在已没有只有御史才能弹劾皇帝的说法了。

  周恒见她明白,道:“可是一个小小六品的户部主事,却越职弹劾皇帝,而且方方面面都弹劾到,甚至弹劾起后宫之事,殊为不妥。”

  就是至安帝要斩了他,他也是死有余辜的。

  两人房中一番谈话,崔可茵心情一直郁郁,听这个叫什么沈瑞的,居然管起至安帝幸妃子的事,也笑了,道:“他管得可真宽。”

  周恒问欢喜:“沈瑞现在何处?”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为何如此不惧死?

  欢喜忍笑道:“这人骨头倒硬,昨天冒雪去买了一具薄棺材,此时在家中等死呢。”

  “叫远山过来。”周恒吩咐。

  不一会儿,远山出现在松鹤亭。

  周恒道:“去查查这个沈瑞背后是何人,生平有何事迹。”

  不到一个时辰,远山已把沈瑞的来历查明,禀报上来。

  周恒静静听完,道:“回房更衣吧。”

  两人携手回房,崔可茵侍候他换了衣裳,送他骑马进宫。

  绿莹心有不忍,道:“每次总没能好好赏一回雪。王妃,可要婢子们陪着,再回松鹤亭?”

  崔可茵摇了摇头,道:“不知王爷什么时候回来,你们让灶上的火不要熄,待王爷回来,马上有热汤热菜可以吃。”

  想到他连午膳也没有吃,这么冷的天,岂不是吃了一肚子风?崔可茵心疼得不行。(未完待续。。)

PS: 感谢银河尽头看星星投的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