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攻略 > 第37章 欺君

  夏日的午后,杏林胡同最凉爽的地方要算花园假山上的亭子了。

  姜氏歇了午觉,叫上崔可茵,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到亭子乘凉。

  带着温热的风吹在脸上,不觉得凉爽,只让人难受。

  翠环呈上冰镇绿豆汤,姜氏边喝,边道:“从昨晚到现在,我的眼皮不停地跳,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事?”

  崔可茵轻轻用小银勺搅拌绿豆汤,碗里的碎冰发出轻微的叮咚声,道:“天气太热了,让人心烦气躁。大伯母是不是休息不好,反而把眼睛累着啊?眼皮跳,有时候是眼睛太累的缘故。”

  “可不是,”姜氏紧张了半天,听崔可茵这么说,马上笑道:“昨晚太热了,你大伯父睡不着,我给他打了半夜的扇。”

  “歇一歇就好了。”崔可茵安慰她。

  两人喝了绿豆汤,说着闲话,也没觉得有刚才那么热了。

  看看到了申时,姜氏把灶上的婆子叫来,安排起晚膳,崔可茵在一旁看着。

  一个尚角的总角小丫鬟急急跑来,不顾满头满脸的汗,行礼道:“夫人,老爷回来了,请您过去。”

  “这么早就回来?”姜氏大惊,道:“难道真的出事了?”

  姜氏让崔可茵先回花月轩,她急急回了春山居。

  崔振翊在宴息室中走来走去,一见她进来,马上道:“不好了,皇上下旨,从三品以上官员,勋贵家中,适龄未婚的姑娘,都要进宫参加太后举办的宫宴。”

  这不年不节的,举办什么宫宴?要说没有蹊跷,那真的有鬼了。

  “我悄悄打听了,原来是为给晋王选妃。”崔振翊望向姜氏:“你说,我们怎么办?”

  姜氏叹气:“难怪我眼皮一直跳呢。”

  崔振翊继续在屋中转圈圈,直转得姜氏头晕,才停住脚步,道:“这样,我们给可茵报生病,让她不用去。”

  天气这么热,中暑生病的人很多,也不差可茵一个。

  姜氏道:“这样躲着不去,皇上不会降罪吗?”

  这可是欺君之罪呀。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避开这一关。”崔振翊道。

  姜氏见丈夫拿定主意,自然支持。

  “别让可茵知道。”崔振翊叮嘱道:“她还小,别让她担惊受怕的。”

  晚膳时崔可茵见崔振翊没有异样,姜氏却不敢和她对视,很是奇怪,让绿莹去打听,又打听不出来,只好把这件事丢开。

  晚上,周恒来了,道:“你们家给王哲送多少银两?”

  崔可茵不解,道:“为什么要给他送银票?”

  难道因为他索要银票,所以大伯父提前一个时辰从衙门里回来?大伯父不是这样的人。

  周恒冷笑,道:“他怂恿太后拿我的亲事做文章,从中收受贿赂,这一趟下来,最少赚了几万两。”

  送女参加宫宴的人家,哪个敢不向他行贿?谁敢保证女儿在宫宴中不会吃坏东西,不会迷路,不会众目睽睽中丢脸,不会说错话让太后不喜?

  崔可茵睁着一双妙目睇他,道:“他如何拿你的亲事获利?”

  周恒反问:“难道你三天后不参加宫宴?”

  崔可茵可算明白了,原来为着这个,大伯父才急匆匆回家和大伯母商量对策。

  “应该不参加吧,大伯父、大伯母没跟我说这事。”崔可茵想了想,笑道:“估计王哲赚不到大伯父的银两了。”

  “是吗?”周恒说不上失望,也说不上高兴,略略坐了坐,走了。

  绿莹刚沏了茶来,粉彩茶盅还捧在手上,不由纳闷地问崔可茵:“他这是怎么了?”

  崔可茵没答。

  崔振翊果然报了个生病,内侍递上去,太后道:“身子骨也太弱了些,在家里好好养着吧。”

  并没有要崔可茵病好靓见的意思。

  崔振翊一颗心总算放回肚子里。

  到底不是亲生父母,姜氏思来想去,生怕以后被崔可茵怨恨,还是找个机会跟崔可茵说这件事:“你大伯父的意思,皇室再好,不如找个妥当人家,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的好。”

  崔可茵表示理解:“大伯父也是为我着想。”

  姜氏很是欣慰:“你能这么想就好。”

  崔可茵没去参加宫宴,姚六小姐去了,来串门的时候说起李秀秀,笑得不行:“……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穿着十二幅的月华裙呢,还弹了一曲凤求凰。那又怎样,宴后,太后并没有留她说话。”

  想来太后留姚六小姐说话了。

  崔可茵道:“晋王可在场?”

  “没有瞧见。”姚六小姐道:“太后和皇后,以及陈贵妃都到了。可笑李秀秀把皇后的风头都抢了,娘娘们怎么可能中意她?”

  崔可茵不想说李秀秀的事,把话题岔到别处去了。

  可是很多人都说定远侯为了把女儿嫁给晋王,送给王哲五千两,托他在宫中打点。

  崔振翊摇头叹气:“王哲真是胆大包天,连这种钱也敢拿。”

  崔可茵默然,在很多人眼里,晋王不及王哲有权势。仗着皇帝宠爱,拿捏亲王的亲事,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待周恒来的时候,崔可茵问他:“那天你去了吗?”

  “去了。”周恒坦然道:“我和皇兄站在紫藤花后,看她们各种矫情。”

  崔可茵打量他,见他并没有气愤伤心的样子,打趣道:“可见她们多么想与你缔结良缘。”

  “是想做晋王妃吧?”室中空气陡然冷了下来,周恒寡淡地道:“与我有什么关系!”

  崔可茵吩咐绿莹:“给王爷沏一杯大红袍来。”

  周恒恢复漫不在乎的神态,笑道:“没想到你还记得。”

  还记得他爱喝大红袍吗?

  崔可茵也笑了,开玩笑道:“多少人想奉承王爷还没有门路呢,我能给王爷奉一杯茶,可是祖坟冒青烟。”

  “你不用安慰我。”周恒道:“多少人认为我命不久长呢。不过,就算我死了,妻子也是王妃,享受皇室尊荣。”

  这才是他的悲哀吧?

  想想大伯父正是因为这个,不愿与他沾染上半点关系,崔可茵不知怎么安慰他好。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外面树上的蝉发出一阵高过一阵的鸣叫声。

  ………………………………

  推荐票好少啊,卖萌打滚求票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