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名门攻略 > 第11章 唐伦

  周恒掌灯时分才从宫中出来,去了拨给他的府邸。

  梳洗过后,换了干净衣裳,坐在飘着桐漆味的书案后听远山禀报一天来朝廷中发生的大小事儿。

  “……王爷进京的消息已放出去了,朝臣们没什么反应,倒是王哲打听王爷进宫与太后说了些什么……说来好笑,现在到处都在传说崔氏美貌,崔侍郎又身居高位。看来,崔家的门槛要被求亲的人家踏矮三寸了。”

  远山虽然说的是笑话儿,脸上却没有一点笑意。

  周恒“嗯”了一声,道:“崔叔平为人古板,官风甚正,恐怕不会轻易与人结亲。这件事着人盯紧些儿。”

  去年父皇驾崩,皇兄继位,朝政渐渐被秉笔太监王哲把持。如果不是内阁六部还算有所作为,朝纲败坏是迟早的事。崔振翊身居要位,当前形势,他如何取舍,极为重要。

  远山应了一声“是”,躬身退下。

  周恒走出书房,在廊下伫立良久,欢喜不敢打扰,远远候着。

  同在一片星空下的崔可茵倚着大迎枕在烛下看书。

  绿莹蹙眉进来,道:“姜夫人又打发两拨人回去了,大老爷却是一个也不见。”

  自掌灯后,前来求亲的人就没断过,有求见大老爷的,有求见姜夫人的,把阖府闹得人仰马翻。这些人官职都不小,要不然也不会不怕宵禁了。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崔可茵头也没抬,淡淡道:“这些事大老爷大夫人自会处理,你着什么急?”

  绿莹一怔,道:“我不是担心小姐的闺誉吗?”

  “我又没与人有私情,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小姐!”绿莹跺脚道:“有您这样说自己的么?”

  崔可茵放下书,自嘲地笑了笑,道:“我说的是实话。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何必着急?”

  写给祖母报平安的信,她尽量把这件事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要不然,大伯母和大哥肯定会挨骂。想到祖母护短的样子,她眼底才真正有了些笑意,道:“明天还要早起,收拾收拾歇了吧。”

  别心慌慌去打听有多少人叩门。

  绿莹脸一红,侍候崔可茵洗漱更衣歇下了。

  姜氏却气得一宿没合眼,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起床,刚梳了头,崔可茵便过来了。

  “你来得这么早,可用过早膳?”见崔可茵神完气足,脸色红润,她暗暗称奇,一边由丫鬟给她插上双股的金镶点翠的万事如意簪,一边问。

  崔可茵见她脸色憔悴,不由歉意地道:“辛苦大伯母了。”

  姜氏眼眶一红,道:“这孩子,说的什么话。你自小亲娘不在,这些事自然该由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来办。”

  崔可茵面露微笑,不再多说,挽了袖子,帮着翠环侍候她洗脸上妆。

  两人一起用了早膳,坐了马车去唐府。

  唐天正住的是唐家老宅,在四条胡同,坐车要大半个时辰。崔可茵劝姜氏在车上睡一会,补补觉。姜氏也实在没精神,只好听她的,倚着大迎枕睡了一会。

  大姜氏在垂花门前迎接,她与姜氏有七八分相像,都是圆脸,不过一双眼睛比姜氏锐利。

  见到崔可茵目露惊艳,随即一把牵了崔可茵的手不让她行礼,笑道:“这两天传来传去都是你的事儿,我没听着也就罢了,听着了,总要斥责两句。好好一个姑娘家,被她们这样谈论,成什么样子。”

  走在两人身后的姜氏眼泪差点就下来了,道:“还是姐姐明事理,我可真是有冤没处诉。”

  三人在宴息室坐了,大姜氏又道:“只是可茵长得好,家世又好,这些人趋之若鹜也不奇怪。”

  如果不是出身崔家,没有个当侍郎的伯父,那些人指不定会说得多难听呢。

  自家姐妹没什么顾忌,姜氏诉说起这两天受的委屈,想起远在太平巷的婆婆听到这件事,指不定会如何生气,又倒了一遍苦水:“……没想到我们可茵刚到京,那剐千刀的李江便闹这么一出,定兴侯也真是的,养子不教还有脸上门求亲。”

  大姜氏不停宽慰着。

  崔可茵坐在一旁,倒插不上话,只好帮着递茶递点心。

  姜氏越说越伤心,不停拿帕子拭眼角。

  两姐妹正说得热闹,新换的湘妃竹帘一响,一个身材修长身姿如修竹般的俊郎少年闯了进来,发觉宴息室室有人,不禁“咦”了一声。

  小跑追进来的丫鬟忙禀道:“夫人,三爷到了。”又对少年道:“三爷快回屋换衣裳去,夫人这里有客呢。”

  这少年就是唐伦了。他是唐天正的独子,族中排行第三。大姜氏过门七八年一直没有动静,求神拜佛后才生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

  丫鬟又急又怕,不停小声劝着。

  他一双眼睛却落在崔可茵身上,看了又看,突然上前一揖,道:“在下唐伦,表字敦文,不知这位妹妹怎么称呼?”

  崔可茵起身还了一礼,报了姓名来历。

  “原来是表妹。”唐伦笑道:“早就听子由表兄说过崔家表妹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今日有幸一遇,不亦乐乎。哈哈。”

  他眼神清朗,笑容灿烂,显得十分高兴。

  姜氏姐妹已不再说话,四只眼睛愣愣瞪着他。

  “娘,姨母,”唐伦笑道:“我想留崔家表妹在家里住两天……”

  大姜氏吓了一跳,不待他说完,忙道:“不行。你表妹刚到京城,还没去逛过,怎能拘在我们家?”

  姜氏更是把崔可茵拉到身后,像老鹰护小鸡似的护着,道:“你还要读书,怎能为别的事分神?”

  唐伦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姜氏笑道:“我只想与表妹谈论诗画,姨母怎么紧张成这样?”

  姜氏断然不信,道:“你是案首,又是解元,诗书文章自是极好的。你表妹一个姑娘家,怎能与你相提并论?快去书房读书吧。”

  直接赶他走。

  跟着进来的丫鬟羞得无地自容,小声央求:“三爷快去换衣裳再来拜见夫人吧。”

  唐伦不理丫鬟,不理姜氏,问崔可茵道:“表妹可愿住我们家?我家的荷花开得极好,我们可以画荷花图。”

  此时四月初,小荷才露尖尖角,画什么荷花啊。

  大姜氏气得四处寻摸东西要打他:“你个混帐东西,再这样胡闹,我告诉你爹,让你爹罚你跪日头底下去。”

  ………………………………

  粉嫩新书求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