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秦时小说家 > 第二五五四章 木牛流马(求票票)

“我正在做一只机关兽,辅助耕田之用。”
“陆丰这里的牛不少,却也非每家每户都有,没有耕牛之用,田亩则需要自己劳作,多辛苦了一些。”
“是以,我准备做出一只机关兽,可以代替耕牛,只需要机关运转,便可有很强的力量。”
“可以带动铁犁前进。”
“算是做一只木牛吧。”
“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就差不多了,到时改进一下,可以大用了,陆丰这里可为大用。”
“别的地方也可以。”
盗跖来了。
矮胖的老者微微一笑,略有停下手中动作,看将过去,随即……轻捋颔下长须,缓缓道。
自己所做……一只崭新的机关兽。
功能相彷耕牛的机关兽,自己已经有了大致思绪,弄出来不难,也不算很复杂。
就是以前没有那个需求。
现在有了。
“木牛!”
“班大师,你可真不愧我们墨家机关术的天才,这样的东西都能做出来,岂非省力了?”
“机关兽木牛!”
“这个好,这个好!”
“若是你再弄出一些木马,可以骑着走,可以日行千里,岂非更好?”
盗跖兴趣陡升,行至班大师身边,伸手把玩着班大师已经处理好的一些木料,看起来……奇形怪状的。
肯定是有用的。
班大师做的是木牛?
功能相彷耕牛,以为相助耕田?
班大师这个想法很好。
数年来,自己一直往来陆丰城县府之地,对于陆丰的情形自然了解,这里的耕牛是不少,却也不算很多。
根据县府下发的公文,如今节气,如果家里没有耕牛的,可以租赁县府的耕牛,只需要付出很少的钱财就行。
可……耕牛毕竟有限,全部租赁出去了,仍会有一些人没有耕牛,那就不好弄了。
若有这个东西……可以为用。
可以大用。
心思斗转,又含笑看向班大师,向来牛马不分家,有木牛出来了,木马想来也不难。
如果可以弄出日行百里的马儿就好了,日行千里……那是神马!寻常的马儿还要吃草歇息,木马肯定不需要的。
“木马!”
“从机关兽的机关而观,内部构造会有不同。”
盗跖如此坚持,高渐离只得摇摇头……收下那颗黑珍珠,现在服用非上好时机。
自己的伤势大体无碍,只要不碰到强大敌人,都是无碍的。
闻得盗跖建言,也是一笑,木牛、木马这两种机关兽做出来不难,牛儿……好做一些。
因为牛儿走的不快,内设的机关好容易一些。
木马的话?
估计需要不小的变化。
“木马?日行千里?”
“你想的倒是简单,木马倒是容易做出来,若说同寻常的马儿一样,就不可能了。”
“就算可以做出来同正常马儿一样能够奔跑,也不会持续太久。”
“机关也是有力量的!”
“耕牛身上,慢慢释放,用来耕田很合适,做出木马……若是用来驮运一些东西,倒是可以。”
“百里、千里的奔腾……就很难很难。”
“除非……机关兽有很强的力量来源。”
“如异兽的内丹,那样的话……就太奢侈了,完全没有必要的。”
班大师瞪了盗跖一眼。
动嘴说说轻松,真以为很简单。
日行千里?
那得需要多么庞大的力量!
机关的构造也会复杂很多很多,单单一个木马的身子……也难以容纳,难以承载。
“班老头,那为何我们的四灵机关兽那么强大?”
“记得六指黑侠巨子曾说过一件事,公输家的先祖曾作出一支机关木鸢,在天上飞了数日呢。”
盗跖表示强烈的狐疑?
该不会是班大师做不出来吧。
一支小小的机关木鸢,都能够在天上飞数日,还是那么小的东西,若是换成木马?
一下子奔跑几日?
也不难吧。
“四灵机关兽非普通的机关兽。”
“公输家先祖公输班做出来的木鸢,的确不俗,但……除了公输班外,公输家的人谁还能做出来?”
“四灵机关兽的一些秘密,我也不能够完全了解,那是当年墨家子墨子先祖与弟子等人联手打造的。”
“根据子墨子先祖留下的一些残卷记载,那些四灵机关兽还是子墨子先祖从楚国守藏室看到的一些机关术后有感,才制作出来的。”
“楚国当年曾有五金巨人,也是机关兽。”
“上古岁月,九黎蚩尤麾下,也有擅长制作机关的强者。”
“我因实力之故,一些更加精妙的机关术难以精进,而子墨子当年实力通玄,一身之力极强,当有非凡之力相助。”
“公输家的公输班也是一样。”
“若是子墨子先祖出手,做出你所说日行千里的木马或许不难。”
“机关兽!”
“机关术!”
“墨家的一大传承,近年来也有了传承危险。”
“反而是公输家!”
“他们投靠于秦国麾下,更是参与建造蜃楼,机关术一道……肯定精进许多。”
“数年不曾交手,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有崭新的机关进益。”
“还真想要了解一下。”
“数百年前,子墨子先祖同公输班他们争锋论道,墨家的机关术精进很快,数百年来……几乎没有太大的进益。”
“多有惭愧。”
“机关术!”
“其实是很好的东西,除却霸道机关术之外,都是可以方便人之日常使用,我接下来要打造的木牛就是其一。”
班大师一口气说了许多许多。
盗跖太有些小看机关术了,也有些高看自己了。
自己实力有限,虽说数十年来一直在精研机关术,然而……也都是研究墨家的传承机关兽。
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改进。
纵然改进,也是微不足道的。
如公输班造的那支木鸢,自己就弄不出来。
还有四灵机关兽,一些地方也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自己对于机关术一道已经走到一个尽头。
想要突破!
除非自己在修行一道有突破,方可对机关兽有崭新的领悟。
那并非是虚妄,同样的一卷机关术传承,不同的人研读,肯定有不一样的结果。
“公输家!”
“公输仇!”
“那些人……,咱们没有忘记他们,他们应该也一直记着我等。”
“十年之期。”
“十年之后,他们很有可能就找上来了。”
公输家。
数百年来,墨家的死对头,同他们墨家之间很有冲突,一直以来也有不少的争斗。
输赢皆有。
眼下而观,那些人明显过的不错。
至于机关术的精进?
也不好说,若是他们做出更加精妙、强大的霸道机关术,对于墨家将来而言,不是好事。
感此,盗跖看向身边的高渐离,又看向班大师。
那就是将来的一个隐患。
“机关术。”
“记得班大师你先前偶有说过,公输家的那些人在机关术一道,也不会有太大的进步。”
“除非他们中出现了可以媲美公输班的弟子。”
“霸道机关术。”
“他们做出来的机关术的确霸道绝伦,杀伐凌冽。”
“于机关术相比,秦国数年前在战场上弄出来的一些强大攻城利器,倒是危险。”
“因那些东西,墨家和农家等人在汝阴之地布下的手段,本以为可以拦阻秦军多日,结果一触即溃。”
“否则,那场战事不会如此结局。”
高渐离挥动手中水寒剑。
墨家的机关术。
如今唯有班大师成就最高,造诣最深,近年来,也有培养一些机关术的墨家弟子。
传承还是有一些的。
却是,相对于公输家的境况而观,微弱许多许多。
公输家背靠秦国,肯定有许多门人弟子,甚至于可以研制出许多种类的霸道机关术。
更别说秦国护国学宫那里还有秘密之地。
秦国东出一天下,秦国的秘密霸道器物便是相随,对于诸国之兵造成很大的伤亡。
后来,墨家得到一些残缺之物,也给与探究玄妙。
也弄出一些彷制品,奈何威力上逊色许多。
数年过去,那些东西肯定更多了。
“那些东西……需要极多的原料给于尝试配比。”
“而许多原料,诸夏诸郡之地都有严格的管制,数年来,因那些东西身死之人许多。”
“不过,我们的力量有限,有些人会一直用力的。”
“对于那些东西的威胁,那些人更为了解,他们定会弄清楚的,秦国护国学宫难以进入,里面的人却需要出来。”
非攻机关术。
霸道机关术。
单单是机关术的对拼,自己还是有把握应对公输家的进攻,而秦国弄出来的那些霸道强横武器,就不好说了。
幸而,先前诸国已经有过经历,那些人绝对不想要继续经历的。
他们会弄出那些东西的秘密。
化为己用。
“十年!”
“很快的。”
盗跖挥动着手中那些制作木牛的零部件,将来的事情不好说,反而是十年的期限一日日临近。
“盗跖,你在县府历练许多,将来……墨家需要你担起重任。”
“若可!”
“你也要教导一些墨家弟子,为将来之用。”
墨家凋零许多。
巨子都没有了。
只有靠他们这些人了。
班大师盯着盗跖手中不断挥动的木牛部件,做那个东西可是比较耗费时间的,别弄坏了。
盗跖!
成长许多。
真正成为墨家独当一面的统领了。
而非当年嬉笑行事、往来如风的盗跖。
先前一开始之事,盗跖进入县府为官,自己还不同意,数年来,盗跖的变化,自己都看在眼中。
“盗跖。”
“可惜你不能够离开陆丰,否则,上次便可与我一同前往西域,在修行一道得到指点。”
“诸子百家的修行中,我们墨家不为优势。”
“上次之行,我得了一卷崭新的修炼之法。”
“嗯,待逍遥先生伤势完好,当请他前来,于我等授教道理,逍遥先生的实力很强。”
高渐离也是说道。
因自己的特殊,需要往来诸夏行走,对陆丰这里的墨家弟子管理、教导不多,盗跖、大铁锤他们地利之便。
盗跖的实力也已经入化神了。
却没有后续的修行之法,会艰难一些。
“无妨。”
“县府之中,天明也会时常与我交手,提点一下我的修行,如今那位残剑大侠也在陆丰。”
“短时间内不会离去,当有请教。”
于班大师点点头,盗跖握着手中木牛部件,看向高渐离。
自己的实力……也在进益。
也不会很慢。
“天明。”
“墨家巨子!”
“天明少侠,的确很适合成为墨家巨子。”
“无论是修行,还是道理,还是侠义之风,还是身份之故。”
“可惜……。”
高渐离叹道。
墨家现在若是出现一位巨子会好很多。
而那位巨子……若是天明更好了,若是别人,以秦国密探之力,当有大危险、大麻烦。
天明成为巨子。
秦国不会动手。
墨家十年之后,也会安稳无虞。
再加上天明自身的修行道理,将来有极大可能踏足超凡脱俗,再有公主之力,再有雅湖小筑之力。
墨家!
崭新的局面在前方。
奈何……天明就是不为巨子。
孰能为之?
而墨家总是需要一位巨子的。
“高统领,有些时候,天明不为墨家巨子,或许更好。”
“你也知道天明的身份,陆丰这里绝对有咸阳与咸阳宫的探子,若然天明为墨家巨子。”
“那么,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为人所知。”
“天明不为墨家巨子,一些事情方便些。”
“十年之后,天明少侠要前往东郡濮阳之地,我们也可以前往濮阳之地。”
“待在濮阳之地,会安全很多。”
高渐离之言,盗跖以为然。
不过。
各有优劣。
“机会。”
“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机会,逍遥先生有言诸子百家会有机会。”
“诸国也会有机会。”
“那个机会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
“希望不会太远。”
墨家孱弱,十年之后,也不会有什么大动作的,以秦国之力,当不会杀戮欺压,何况……盗跖所言也可用。
为了安稳一些,他们也最好前往濮阳。
庇护于天明的麾下不丢人,果然墨家传承断掉,则想要丢人也没有机会了。
一直隐匿起来?
一直隐藏?
非长远之道。
“哈哈,你们应该会等到的。”
“我……我这把年纪了,希望也能看到吧。”
察盗跖继续抛着手中木牛部件,又时而对自己嬉笑,班大师轻哼一声,不为理会。
继续挥动自己的左手,削着木料,打造已经烙印在脑海中的木牛部件,八九成的部件都需要自己打造。
其余一些部件,则是交给自己新教导的一些墨家后辈了。
若是在机关城,会轻松很多很多。
让那些人打造部件,自己只需要负责组装起来就行了。
木牛!
若是大用,自己之功,墨家之功!
木马?
可以试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