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魔道八荒 > 第六四九章 杨氏本家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忽然觉得遗漏了什么,便询问现在是什么日子,侍女的回答却让人大吃一惊,原来自己已经在这里躺了足足有半个月!
“半个月?你确定没有记错?”
“奴家怎敢欺瞒公子。公子初来时一身是伤,是我家少主亲自照料的。”
侍女施了个万福便回去复命了,留下杨硕一个人一脸蒙。
断崖岭所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在昨日,谁能想到居然过去了半个月!
看来,自己所受的伤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只是当时命悬一线才没有去关心罢了。
现在最担心的还是紫瑛,说好脱险以后会找来的,结果却音讯全无,希望她吉人天相吧!
至于颜家,怕是只能亏欠了,这上门姑爷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当的,身上背负的已经太多,不能再牵扯一个颜如汐了!
但谢谢总是要说一声的,于是挑了一颗前些日子炼制的极品养颜丹,用玉盒装了带上,一路问了过去。
颜如汐所在的小院前,杨硕来回踱了几步,最终还是没有进去。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又何必多此一举?何况见了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徒添烦恼罢了!
将玉盒交给门口的侍女,杨硕不声不响地返回了住处。
趁着还有点时间,赶紧研究了一下比试规则。
原来斗法采用淘汰制,即,先根据强弱搭配的方式将参与者分成八个组,并决出各组头名,再通过随机分配的方式层层选拔,最终决出第一。
粗略估计,应召者中金丹期修士一共十来人,若运气不好,小组战中便会有恶战,还是要提早做一些准备。
毕竟,紫瑛不在身边,她那可以随意变幻颜色的南明紫火是指望不上了。青冥鬼火又太过扎眼,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使出。
而自己新近晋阶,还没来得及掌握金丹期才能使出的大神通,玄武幻盾又毁于伍天隐之手,星痕短剑也被陆含烟所夺,真正动起手来恐怕要捉襟见肘。
想起最近从《坤极功》中悟到的一门大杀生术还没有领悟通透,于是盘膝而坐,再度运起功来。
…………
华灯初上,颜府已经是人满为患。
杨硕看了看院中的修士,竟比之前看到的还要多,其中甚至还有剃度吃斋的和尚!足见颜家少主这四个字的吸引力之大。
当再次看到公孙湛的时候,发现他正陪着一个年纪稍长的国字脸修士,想必定是那公孙珑。
公孙湛为两人引荐。公孙珑起初还挺客气,当得知面前之人只是一介散修的时候,目光便有一些黯淡,虽微不可察,却也没有逃过杨硕的眼睛,双方寒暄几句就算揭过。
公孙珑对散修没什么兴趣,对魔宗修士倒是很上头。
“哼!邪魔歪道居然也敢来!”他看了一眼远处的钟离冲,愤愤说道。
眼下,玄门与魔道虽处于对立状态,但也远没有到彻底闹僵的时候。钟离冲回望了他一眼,面上依旧笑意淡淡,让人捉摸不透。公孙珑却引以为耻,不屑一顾。
事实上,玄门与魔道只是修行理念与处世原则的分歧,并非善恶之分。只不过,从世俗的眼光看来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五皇子李臻在七皇子李音的陪同下也来了,因为隔得远,双方颔首为礼。
这时一阵喧哗,人群主动让出一条道。
“元武国太子居然也来参加招亲比试了!”
“尉迟瑄,真的是他!”有人惊讶。
顺着留出的通道望去,便看到了一个一身黄袍,丝胄加身的年青人。
鼻梁高挺,额头高阔,昂首阔步,威武不凡。浑身龙气盘绕,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王者之气,十分霸道。
与他相差半个身位的是一名手执法仗的中年修士,一身修为内敛,作国师打扮。
杨硕用灵目探查,发现居然又是一名元婴期修士!
“据说太子殿下修炼的是真龙之气,果然百闻不如一见!”
“真不敢相信他这样的人也会来应召。”
“难道他连偌大个江山也不要了吗?还是说,他想用整个元武国当嫁妆送给颜家?”
“这便是爱江山更爱美人吧,哈哈!”
杨硕站在院中的一个角落,时常能听到类似的谈论。
沧溟大陆上国家众多,但真正的大国却只有元武国一个,实力远在其他国家之上。修仙界的名门望族和大宗门多在元武国境内,这便是它的底蕴。
南轩国虽然也不小,但却是以诸侯国的形式存在,权利相对分散,像西鹭国、车骑国便是其诸侯国。所以无论地理位置,还是中央集权,南轩国都不能与元武国抗衡。
好在这终究是个以修士为中心的世界,权利中心在各大家族和各大门派手中,各方也极少干涉世俗之事,故而两国一直以来也都相安无事。
尉迟瑄姗姗来迟,向众人拱手致礼,也算大方得体。
“这元武国皇室果然非同一般!”身边一名修士感叹道。
此人的样子很年轻干练,身穿斜襟短打,手中是一杆比他本人还高的红缨枪,看着不像修士,倒像猎户,看向一众来人十分的兴奋,一副初出江湖的懵懂模样。
红缨枪,这种只有世俗界才使用的东西居然出现在这里,加上他的衣着打扮也确实有点土,所以离他最近的几个修士都刻意与他保持距离,生怕被人误会一般。
看着他的样子,杨硕蓦然想起赵如龙,当年的他,也是这般意气风发,充满朝气,同样是个使枪的好手。
“这位大哥看着面善,不知我们是不是见过?”
见杨硕一直在打量他,年轻修士主动攀谈起来。
“噢,我们并不认识。只是觉得小兄弟有点像我的一个朋友。”
“哦?”那修士一听更来精神,“这么说我俩还颇有缘份。小弟杨承业,不知大哥怎么称呼?”
这声大哥叫得这么亲切,杨硕不免一笑,道:“原来我们同宗,在下也姓杨,单名一个‘硕’字。”
“幸会幸会!”
两人一见如故,不由得聊了起来。
当听这位小兄弟说自己出身元武国杨氏家族时,杨硕顿时一惊,连忙细问详情。
果然,对方口中的杨家居然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杨家本家所在。
于是向他打听有关父亲的消息,结果与之前一样,没有半点线索。
“伯父的名号小弟确实没听说过,不如等这里结束后,大哥与我一同回去向族中长辈问一问,或许会有更加确切的消息。”
“也只能如此了。”杨硕叹道,“对了,你也是特意来应召的吗?”
随口这么一问,杨承业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
“小弟刚刚学成,长辈叫我出门历练。路经此地,正好赶上颜家招亲,所以就来碰碰运气。”
杨硕为之莞尔。心想你恰巧赶上是假,仰慕已久才是真吧!
当然,这点小心思属于个人隐私,无伤大雅,杨硕也没打算戳穿。
看了看对方的修为,发现有些看不透。这才想起修仙界也有以武入道的修士。看来杨氏本家可能是一个以武学为传承的修仙世家,值得好好研究一下。
当杨硕正与杨承业交谈的时候,有数道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斜对面方向上,宗政临珀与安自弘立在一座石桥上。
前者目露凶光,一脸杀气。
后者目光轻浮,看什么都是一脸不在乎的模样。
“没想到,这小子还是来了!”安自弘略带玩味地道。
宗政临珀冷笑。
“不怪别人,这是他自寻死路!”
“不错,若是他趁着比试的时机逃走,宗政兄确实奈何他不得。可惜,他终究还是太贪心,如汐小姐又岂是他能够觊觎的?”安自弘手里把玩着一件青玉貔貅,懒懒说道。
“当!”
铜锣敲响,众人安静下来。
沐芷然立于院中石阶上,被一众女子拱卫,有鹤立鸡群之感。
她环视了一圈,向众人道:“斗法初试马上开始。规矩想必诸位已经知晓,这里就不再赘述了。下面,请诸位看看自己脚下,有亮起红光者可以留下,否则,请自行离场!”
众人纷纷低头。
果然,许多人的脚下出现了一圈圈瑰丽的红光,这正是通过了初选的证明。至于那些没有亮红光的,就连参加比试的资格都没有。
一些人兴奋不已,一些人则愤愤不平。
“为什么我们会没有?”有人高声道。
“没有便是没有,出门便是下山的路,请自便!”沐芷然很强势,没有多余的解释。
“颜家难道就这样打发人吗?”有人质问。
特意远道而来,如果连如汐小姐的面都见不到,岂不是太没面子了,许多人都是类似的想法。
“不然呢?”沐芷然反问,一抬手,手中便多出了一根黑黝黝的长鞭,“有不服者,在下随时奉陪!”
一群人面面相觑,然而被筛出去大多是因为实力不济,所以他们还是选择了退缩。
让他们这些辟谷期修士向金丹期强者挑战,还是算了吧!
(感谢西门吹雪吹的不是雪的推荐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